東亞

9/24 台灣申請CPTPP為何用這個名字,我們真的慢半拍嗎?

9/24 台灣申請CPTPP為何用這個名字,我們真的慢半拍嗎?

我知道今天禮拜五,我知道你們肯定心都飄到不知道哪裡了,

但今天我還是想講一點比較沉重的。

這件事和台灣有關,

可能會覺得很烏煙瘴氣,

但我希望你看完。




禮拜三的時候我們講了中國提交CPTPP申請,和台灣反核食的關聯。

同一天下午,有兩個消息冒出來:




【美國廢除日本核食禁令 開放日本福島等地百項農產品進口】

中央社 2021/9/22 12:08


【台灣已申請加入CPTPP 王美花將對外說明】

中央社 2021/9/22 19:51




當我看到這兩則消息時,心裡超開心,

一來是覺得自己料事如神,

從天橋下說書進化到天橋下算命。

二來是真的振奮,覺得台灣有希望了。

台灣這次沒有在旁邊玩沙,

不僅高調宣布申請加入CPTPP,

而且還真的有加入的可能性。

我天真的以為,加入CPTPP這種事應該對全國人民來說都是正向的。

尤其是如果我們成功早於中國加入,

更該放鞭炮宴請流水席。

結果,還是有人見不得好。



昨天我看到資深媒體人趙少康臉書上這樣說:

「蔡政府昨天向紐西蘭送件,台灣正式申請加入CP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時機的選擇明顯跟大陸有關。」

「其中最被關注的是,為了換取日本開綠燈,我們很可能要被迫開放核食進口,蔡政府問過台灣人的意見嗎?」

「而即使在蔡政府執政的此時,還是沿用國民黨時「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名稱申請加入CPTPP,奇怪了,不是一天到晚搞「台灣正名」,力拚駐美代表處改名「台灣代表處」?正值日本擔任輪值主席,真有機會展現「愛台灣」的實力時,又放棄以台灣為名,過去痛批國民黨「自我矮化」的氣焰怎麼不見了?」




看到這些內容我真是氣到xx都要彈出來。(我說食指)

我知道你們應該都跟我一樣,

可以一眼看出這樣的言論各種邏輯不通之處。

但是偏偏昨天我的IG就收到一則私訊,

這位讀者問我:

「敏迪,台灣現在才申請加入CPTPP,是不是慢半拍啊?會不會是看到中國有動作,才會去申請?」




當我看到這則訊息時,我就知道不能坐視不管。

我必須要針對「台灣用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申請加入CPTPP」做個解析。

要不然輿論真的會被帶著走,搞得明明一件喜事卻被當笑話唱衰。




名稱問題:為什麼不用台灣

首先,我們先來回應名稱問題。

你知道現在台灣唯一一個以「正式成員」身分加入的大型國際組織是哪一個嗎?

答案是世界貿易組織WTO

那你知道台灣是用什麼身分加入的嗎?

答案是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

是的,就這麼哀桑。

台灣唯一一個正式加入的國際組織,使用的還不是國名或台灣,

正是趙先生調侃執政黨的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

為什麼只能用這個名字,你知我知獨眼龍也知,

就是因為全世界只有「一個中國」原則,

不可能在單一組織內同時存在Republic of China(中華民國) 和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華人民共和國)。

所以在各國都不願意承認我們的ROC名稱下,

我們從1992年開始就使用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繞道而行。




不這樣做,就無法突破封鎖。




所以你說這個名字是我們自己願意使用的嗎?

怎麼可能。

正是因為我們成功實驗出了「WTO模式」,

知道唯有使用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才能成功,

不得已只能繼續這樣運行著。

就像胖虎每天都在大雄上學的路上堵他,

大雄不得已只好改一條比較遠的路只求順利上學,

然後你現在反而笑大雄愚蠢喜歡繞遠路?

所以趙先生這番話簡直是本末倒置,

他是沒有東西可以批評了,才用名稱大作文章。




時間問題:真的是被中國趕鴨子上架嗎

再來是「送件時間點」的疑慮,也一併回覆這位讀者。

加入CPTPP不是你們新聞上看到「送個申請表」就可以的。

中華經濟研究院說,

加入CPTPP總共有四個程序:

Step 1:完成事前諮商、

Step 2:正式遞交申請、

Step 3:成立工作小組、

Step 4:執委會通過。

所以申請只是第二步驟,

前面必須要先和所有現有成員進行個別諮商,以爭取支持。

簡單來說就是先拜碼頭啦,拜託現有大老讓我們加入,

大老們說好,我們才可以「提出」申請。




所以難道台灣政府是「看到中國提出申請」,才在這一週趕緊填寫報名表送出的嗎?

你以為是報名多益考試嗎?

能夠提出申請,就代表前面已經積極和個別大老打過照面,完成協商程序了。

我隨手一查就看到去年12月的新聞:

【台灣加入CPTPP至今沒有進展?王美花曝真實進度】

中央社2020-12-28 11:20

「經濟部長王美花強調,都在積極與CPTPP會員國進行非正式諮商,待時機成熟就會正式遞件申請。」




也就是說,我們一直都有在進行CPTPP的申請,

只是前面協商階段道阻且長,也沒什麼新聞點,就無法大聲宣揚我們正在申請。

但沒新聞,不代表沒做事。

再次強調,外交就是鴨子划水。

我們看到的「成立台灣辦事處」、「台美經濟論壇」、「捷克議長來台」,

這些通通是無數個外交官在外拚搏好幾月好幾年的成果,

背後需要付出的時間和努力比我們看到的新聞畫面多太多倍了。




而為什麼台灣會在中國宣布後發出申請呢?

這也是有外交手腕的考量。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台灣問題專家宋文笛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說:

「台灣知道自己處境艱難,所以很多時候會盡量以體貼其他合作夥伴的角度出發來選擇時間。減少讓他們被迫表態的情況。

歐洲最近剛剛提出他們的印太戰略,要加強和台灣的關係。澳洲最近也在聯邦議會有一系列的聽證會,討論台灣是否應該加入CPTPP成為新成員。

當然,這個禮拜還有聯合國大會,在這個重要的會議期間提出來,外在的大條件成熟了,在此期間提出也有提高議題能見度的作用。」




所以說,挑選一個大家都對我們比較友好的時間點提出申請,才是聰明之道。

結果這個時間點反而被反對黨說是「被中國趕鴨子上架」,

這就是明顯的顛倒黑白了。




反核食問題:真的要用毒食物換門票嗎

最後一點,就是反核食議題。

趙先生原文這樣寫道:

「反核食公投在2018年過關,當時對日本核食進口投下反對票的人數高達779萬,雖然公投的2年效期過了,但是不代表民意隨之轉變。」




第一點,公投效期過了就是過了,

如果效期過了政府還不能因應國際格局有所對策,

那我們設定這個兩年效期要幹嘛?

要不要說以前的人認為裹小腳很美,雖然現在不在清朝了,但不代表民意隨之轉變?

第二點,當初的反核食公投題目就是錯的。

對,我很少用這麼絕對的詞,

但這次我要說要是要說,反核食公投題目就是在混淆大眾。

當時的題目其實是定義「核災附近地區」的食物不要進來,

而不是「食物內的銫含量高於某一標準」的食物不要進來。

也就是說,我們是擋下那地區的「所有食物」,管你食物裡有沒有毒,通通不要進來。

這根本是不論是非對錯的一個做法,

難道你去日本旅行,你會每一頓飯都問餐廳有沒有用核災地區的食物嗎?

所以當出這個題目被提案者塑造成「我們不要吃有毒的食物」,

完全就是在操弄,就是在誤導。

而且我跟你說,不只是題目讓民眾混亂,就連「公投」這件事也是。

我的朋友曾經在2018年九合一公投時跟我大抱怨:

「到底為什麼有這麼多公投題目,然後每個題目的句子都拐彎抹角的,這個政府是不是在整人民?」




對,你聽了覺得荒唐,

但就是有人以為所有公投題目都是政府提出來的,

而且我相信這樣的人不少。

所以你覺得三年前的反核食公投真的有展現出民意嗎?

「敏迪選讀」會開始,正是因為2018年那場「反核食公投」。

老實說,當時我也不太懂。

所以在公投之後,我開始用每天1500字,寫我覺得重要、會影響台灣的國際新聞。

一方面讓自己搞懂這些事,

二方面把新聞用的有趣點,讓身邊朋友對國際新聞感興趣,跟著我一起讀。

我希望身邊的親友在投下每一張票、做每個決策、傳遞每一段話之前,

都充分理解自己正在做的決定,而這個決定又會怎麼影響台灣。

所以這次台灣申請加入CPTPP,

如果你還看到一些唱衰、笑話的言論,

請你務必告訴他們,事實並非如此。

我們一起把正確資訊傳遞出去,

這才是對台灣最好的方式。




國際觀察曆階段價最後倒數囉

集資連結:https://bit.ly/2W0FA0X



參考資料

台湾中国双双申请加入CPTPP 门槛高变数多

5/28 全世界只剩下台灣和中國全面禁止日本核食,為什麼?

蔡政府為何搶加入CPTPP?趙少康曝可能原因:很奇怪 – 政治

經貿辦:以台澎金馬名稱申請加入CPTPP爭議最小| 政治

日外相歡迎台申請入CPTPP 外交部:長年努力獲肯定| 政治

台灣加入CPTPP至今沒有進展?王美花曝真實進度

中華經濟研究院劉大年:台灣加入CPTPP 要過四關

工業總會服務網– 台灣加入CPTPP的準備

美國廢除禁令開放日本福島等地百項農產品進口| 國際| 重點新聞

  • Post category:東亞

Comments

  1. JS

    我認為趙少康的意思應該是DPP又再次雙重標準了吧,誰不知道我們在國際上就是無法使用自己的國名
    但過去KMT執政時DPP不斷操弄這個議題獲取年輕人支持,結果自己執政時又龜回去沿用KMT時的做法才是趙少康的重點吧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