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非

6/10 博科聖地的頭頭死了,IS會不會在非洲捲土重來?

6/10 博科聖地的頭頭死了,IS會不會在非洲捲土重來?

早安!

我知道,禮拜四彷彿是離週末最遠的距離,

但是大家只要再忍一忍,就可以在家裡開心耍廢過端午了!

我已經迫不及待每天都睡到12點了。(開心)

今天要來講非洲恐怖組織的新消息,

那就是

博科聖地的領袖謝考好像死了!

哇,而且還是被另一個恐怖組織IS打死的耶!

今天我們就來複習一下,

博科聖地和ISWAP的八點檔連續劇。




博科聖地

奈及利亞土生土長的恐怖組織

在西非國家奈及利亞,

有個土生土長的恐怖組織叫博科聖地。

(它的英文是Boko Haram,所以也有人叫他博科哈姆)

博科聖地的創辦人叫尤素夫

他當初建立這個組織,

就是要推動「最最嚴格的伊斯蘭教法」。

名字「博科聖地」原文就是「禁止一切非伊斯蘭教的教育」。

哇嗚,這真是嚴格到不行。

他們反科學、反民主,還拒絕承認地球是圓的,

認為這些來自西方的知識通通都是褻瀆伊斯蘭教的罪惡之物。



尤素夫有個激進的門徒叫謝考Shekau

根據轉角國際的描述,

謝考這個人本來是個平易近人的農村孩子,

因為不識字,鄰居就叫他去參加伊斯蘭讀經學校,這樣就可以學寫字了。

殊不知當地的學校走的是比較保守的嚴格教派,

謝考的腦袋就這樣越讀越歪,

最後跑去加入博科聖地。

他在博科聖地遇到尤素夫,

覺得這人太厲害了吧,我要拜他為師,

就這樣,謝考一步一步成為博科聖地裡最重要的幹部。

(謝考長這樣)



尤素夫死亡,謝考接班

正式成為奈及利亞惡夢

後來尤素夫和其他800多名重要幹部,

在一次奈及利亞政府的掃蕩當中全部身亡。

但謝考活下來了。

他帶著剩下的兵力躲到森林裡。

從此,謝考成了博科聖地的新老大。



比起尤素夫的反西方思想,

謝考真的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他超級無敵兇殘的,

動不動就要發動襲擊,根本不管當地居民死活。

而且,他常常下令綁架當地上百名學生!

蝦?綁架學生要幹嘛?

儲值信仰啊!

2014年,他們在東北部城鎮綁架了276名女學生,

直到2017年才放回其中82人。

後來博科聖地還釋出影片,證明剩下這些女生還活著,

只是她們通通都改穿穆斯林袍,改信伊斯蘭教了。

而且被放回來這82名女學生,通通都被性侵過。

這真的是荒唐到一個不行。




除此之外,謝考還會逼婦女和孩子擔任自殺炸彈客,

直接攻擊奈及利亞政府軍的所在地。

博科聖地在謝考的率領下甚至跨越國境,

來到北邊的尼日和查德,成為一個跨國恐怖集團。

就在他如日中天時,博科聖地分裂了。




王子復仇記

誰先投靠IS誰就贏

謝考瘋狂的行徑讓組織裡有個人看不過去,

他是尤素夫的兒子,巴納維(Abu Musab al-Barnawi)

哈哈哈這根本八點檔吧,

爸爸過世然後企業被叔叔搶走,

兒子就在爸爸的老副手鼓勵下決定把企業奪回來。

簡直奈及利亞《天之驕子》



可能是不小心走漏了風聲,

謝考發現王子要回來復仇了,

趕緊去投靠那個在中東燒殺擄掠第一名的IS!

謝考宣布成立IS西非分部,就叫ISWAP(IS西非省軍團)。

但是同一時間,巴納維寫信給ISIS,

要求對ISWAP的領導權進行仲裁。

沒想到,ISIS還真的改任命巴納維當ISWAP的領導人了!




哇,王子篡位成功!

謝考氣死了,想說我才是提出要加盟的人啊!

但沒辦法,他只好退回原本自己的一塊領地,

並拿回博科聖地這個名字,決定跟巴納維一決死戰。




恐怖組織內戰

得民心者獲勝

巴納維領導的ISWAP v.s. 謝考領導的博科聖地

開始在奈及利亞、尼日等地互相攻擊。

沒想過吧,除了文人會相輕,

恐怖組織也是相輕到一個不行啊。

但巴納維很聰明,

他領導的ISWAP刻意和謝考走相反路線。

謝考對平民越是殘暴,

ISWAP就對平民越好。

ISWAP幾乎不對平民動手,

對上奈及利亞政府,也只會攻擊軍事基地,不會傷及無辜。

更扯的是,

他們竟然建立一個很不錯的稅收系統,

居民繳稅給ISWAP,

ISWAP還會建設鄉里,保護居民。

甚至有居民說,

他寧願繳稅給ISWAP也不要繳給奈及利亞政府。

就這樣,越來越少人支持博科聖地,

謝考在對上巴納維的戰場上日漸失勢。




謝考死了

奈及利亞就安寧了嗎

我們回到新聞一開始。

今年五月初,謝考戰死沙場的傳言喧囂塵上。

就在大家猜測半天時,

ISWAP站出來說:

「沒錯,謝考被我們逼到絕境,自爆身亡了。」




哇嗚,沒想到最後真的是王子復仇成功,

巴納維領導的ISWAP真的把謝考幹掉了。

沒了謝考的博科聖地,

恐怕真的要日暮西山。

但是,就算ISWAP「相較」親民,

它都還是一個燒殺擄掠的恐怖組織啊。

奈及利亞人不過就是從這個噩夢,

跳到另一個噩夢罷了。

西方各國更害怕的是,

沒了博科聖地的阻撓,

IS將會以ISWAP為根據地,在非洲捲土重來。

到時候就不是奈及利亞人的噩夢,

而是全世界的了。




參考資料

博科聖地「魔王」被IS殺害?恐怖組織的改朝換代大屠殺 | 轉角國際 udn Global

Abubakar Shekau: Nigeria’s Boko Haram leader is dead, say rival militants

Boko Haram Leader Really Did Kill Himself, Audio Message Says



建議下載敏迪選讀專屬App,每天收到第一手新聞

iOS:https://apple.co/2tgFKCu

Android:http://bit.ly/2RXh6RS


這裡可以找到敏迪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mindiworldnews/

Telegram:https://t.me/mindiworldnews


Podcast頻道

iTunes https://apple.co/2OIvZYbSpotify https://spoti.fi/2yGqTRa

如果你喜歡我每天早晨寫給你的文字,歡迎用每個月59元支持我

敏迪選讀訂閱(嘖嘖)http://bit.ly/2Ic2t7P

  • Post category:西非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