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

3/22 猶太人幫不幫猶太人?以色列在俄烏戰爭的兩難和選擇

3/22 猶太人幫不幫猶太人?以色列在俄烏戰爭的兩難和選擇

我們一直強調,俄烏戰爭不是只有歐洲或美國的事。

過去我們曾分析中國的尷尬立場,也聊過非洲的集體沉默。

就連昨天的斯里蘭卡,也受俄烏戰爭影響。

而今天,我們要來聊聊一個你意想不到的國家。

一開始你會納悶,咦,為什麼是它來協調俄烏兩國?

仔細研究才發現,哇,原來有這麼多淵源。

我們來聊聊,以色列的兩難。




對烏克蘭:猶太人的共同記憶

前天,澤倫斯基用視訊的方式向以色列國會進行演講。

最後一句話是這樣講的:

「烏克蘭人做出了他們的選擇。80年前他們拯救了猶太人。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之間有著國際義人。(Ukrainians have made their choice. 80 years ago, they rescued Jews. That is why the Righteous Among the Nations are among us.)」




國際義人(Righteous Among the Nations)是什麼?

這是以色列用來稱呼那些拯救猶太人免遭屠殺的非猶太人

二戰期間,國際義人遍布全球,

例如保存《安妮日記》的荷蘭人、收留猶太人的波蘭人。

知名電影《辛德勒的名單》的辛德勒本身就是德國的國際義人。

而烏克蘭,則是擁有第四多國際義人的國家。

這就是我們說的第一個淵源:烏克蘭和猶太人





我們之前就提過,普丁這次開戰,打的是「消滅新納粹」的名號。

但這個大旗根本過度荒唐。

因為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本身就是個猶太人

像澤倫斯基這樣的在烏猶太人有多少呢?

根據猶太機構統計,

在烏克蘭和俄羅斯,分別有20萬和60萬人因為擁有猶太人血統,有權移民到以色列。

這是依以色列的移民法規定的,

因為以色列歡迎全球的猶太人回到這個應許之地保家衛國。

(但也有一說是為了要稀釋巴勒斯坦人的領地,確保猶太人的絕對人口優勢)

也因此當戰爭開打第一週,

以色列政府立刻大開國門,協助安置3,000名烏克蘭猶太人。

而他們現在正在規畫一系列配套措施,
足以應對每週5,000人的移民。

他們另外也將在烏克蘭與波蘭、摩爾多瓦、羅馬尼亞和匈牙利的過境點設立新的移民處理中心。

只要烏克蘭猶太人抵達任何一個中心,

都可以立刻獲得食物和臨時住所,受到妥善安頓。

這就是為什麼澤倫斯基的演講必須提到國際義人,

因為這會喚醒猶太人對烏克蘭的感激。





對俄羅斯:境內的大量俄語人口

抑制伊朗,以及敘利亞的自由行動

剛剛講的是以色列和烏克蘭的情份,現在來聊以色列和俄羅斯。

這兩國關係太密切了,密切到我有點難在一天的篇幅內解釋明白。

簡單來說,

二戰期間有很多猶太人為了遠離納粹迫害而逃到蘇聯。

接著又在蘇聯解體後,這些猶太人陸陸續續移民到以色列。

以至於現在在以色列,有超過12%的人口是講俄語的

俄語是以色列第三大廣泛使用的語言,

這也讓以色列成為前蘇聯國家之外擁有最多俄裔移民的國家。




剛剛講的是血緣和歷史,現在來講近因。

我們都知道以色列和周遭鄰居處不好,尤其北邊的敘利亞,以及東邊的伊朗。

那誰可以幫以色列掌控這兩區塊呢?

剛好就是俄羅斯。

敘利亞內戰打了那麼多年,正是因為敘利亞阿薩德政府有俄羅斯撐腰。

俄羅斯幾乎掌握了敘利亞的軍事能力,

也因此當以色列要進到敘利亞進行軍事行動時,

它需要俄羅斯的默許,確保它在敘利亞的任何行為不受干擾。

伊朗就更不用說了,以色列的死對頭。

而以色列也需要俄羅斯在中東的佈局協助抑制伊朗的氣焰。

整體而言,以色列不能惹毛俄羅斯。




「以色列,你有這樣的選擇」

如果說以色列對烏克蘭是道德羈絆,

那以色列對俄羅斯就是在商言商,務實考量。

以色列一方面要援助從烏克蘭逃出來的大量猶太人們。

另一方面又要小心不能過度譴責俄羅斯,惹普丁生氣。

一方面要避免任何國家再度興起反猶太主義,

另一方面又要小心處理境內大量俄語選民的反應。

在這樣裡外不是人的情況下,

以色列從開戰以來就盡可能採取一種「和事佬」的角色。

以色列總理班奈特(Naftali Bennett)持續在俄烏之間斡旋,

外交部長拉皮德(Yair Lapid)則扮黑臉,負責譴責俄羅斯違反國際秩序。

左:外交部長拉皮德;右:總理班奈特



澤倫斯基也知道不能過度施壓以色列,

所以他只能不斷對以色列溫柔喊話,

希望以色列可以在這場戰爭中提供幫助,

甚至作為和平談判的會面地點。




最後我想再次與大家分享澤倫斯基在以色列的演講文。

再一次,澤倫斯基的文膽運用歷史和猶太人的共同記憶,

巧妙地激發以色列的同理心。

這次我就不做評論和解析,留給大家閱讀空間。


「烏克蘭和猶太社區一直以來都緊密交織在一起,我不需要特別說服你們這件事。我們和你們身處不同的國家,處於完全不同的條件,但我們面臨的威脅是一樣的。對你我來說,都是人民國家和文化的徹底毀滅。

1920年德國工人黨成立,這個黨奪走了數百萬條生命,摧毀了整個國家。

102年後的2月24日,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已經奪走數千條人命,數百萬人無家可歸。

我們的人民現在分散在世界各地,他們正在尋找一種保持和平的方式,正如以色列人民曾經搜尋過的那樣。這就是為什麼我有權進行這種平行對照和這種比較。我們的歷史和你們的歷史。我們的生存之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

我相信你們一定記得那句話:「猶太人問題的最終解決方案。」那你們聽聽現在克里姆林宮怎麼說。我們彷彿聽到了「最終解決方案」這句話再次出現,但這次,與烏克蘭有關。

你們看到俄羅斯導彈襲擊了基輔巴賓亞爾大屠殺紀念館,你們知道那是一片什麼樣的土地。超過 100,000 名大屠殺遇難者被埋葬在那裡。

我敢肯定,我講話的每一個字都會在你們心中迴盪著痛苦。因為你們明確地知道我在說什麼。但是你們能解釋一下,為什麼我們仍然向全世界、向許多國家尋求幫助嗎?我們向你們尋求幫助,即便只是提供烏克蘭難民的基本簽證。

冷漠會殺人,調解可以在國家之間,而不是在善惡之間。

以色列的防空系統是最好的,人們都知道它的強大。但我的人民一直問我,為什麼我們不能從你們那邊得到武器,又或是為什麼以色列沒有對俄羅斯實施嚴厲制裁?親愛的兄弟姊妹們,答案在你們手上。

烏克蘭人做出了他們的選擇。80年前他們拯救了猶太人。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之間有著國際義人。

以色列人民,現在你們有這樣的選擇。

謝謝。」

烏克蘭人做出了他們的選擇

80年前他們拯救了猶太人。

以色列人民,現在你們有這樣的選擇。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對以色列國會的演講 2022.3.20




參考資料

“以色列的保证”:以色列计划每周从乌克兰吸收5000名犹太人

“真正的機會”:以色列敦促烏克蘭猶太人向其移民

以色列是美國的盟友和烏克蘭猶太人的朋友但不想激怒普京

War in Ukraine Forces Israel Into a Delicate Balancing Act – The New York Times
俄罗斯宣战的乌克兰“纳粹和民族主义者”是谁? | 记者专栏| 半岛电视台

澤倫斯基再促蒲亭和談建議在耶路撒冷會面| 國際| 中央社CNA

以色列謹慎因應烏俄戰爭三角關係獨特棘手| 國際| 中央社CNA

澤倫斯基:以色列應改變態度堅定支持烏克蘭 – 中央社 CNA

Zelenskyy compares the Russian invasion to the Holocaust in a plea to Israel : NPR

Full text: Ukraine President Zelensky’s speech to Israeli lawmakers | The Times of Israel

Ukraine’s Zelensky to address Israel lawmakers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馬里烏波爾拒絶投降——3月21日最新情況綜述- BBC News 中文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会对中东产生哪些影响?






建議下載敏迪選讀專屬App,每天收到第一手新聞

iOS:https://apple.co/2tgFKCu

Android:http://bit.ly/2RXh6RS


這裡可以找到敏迪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mindiworldnews/

Telegram:https://t.me/mindiworldnews


Podcast頻道

iTunes https://apple.co/2OIvZYb Spotify https://spoti.fi/2yGqTRa

如果你喜歡我每天早晨寫給你的文字,歡迎用每個月59元支持我

敏迪選讀訂閱(嘖嘖)http://bit.ly/2Ic2t7P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