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8/7 國安法後,香港怎麼了?

週五了,一直沒有好好幫大家整理國安法後的香港。
沒有重大新聞,不代表歲月靜好。
往往重大的轉變都是來自每一天微小的累積,最近的香港便是如此。
今天來幫大家看一下,國安法在7月1號回歸日通過後,香港發生了哪些事吧。
(貼心提醒,今天部分內容取自週一的Today看世界唷)
第一個比較明顯的事件是一個港大法學副教授被開除。
7月28日,香港大學的理事機構投票決定辭退法學副教授戴耀廷。
戴耀廷是2015年雨傘運動的佔中三子之一,這次因為參與和組織運動,去年被判犯了「公眾妨擾罪」及「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罪」。
這是第一個因為參加組織運動被辭退的大學教師,而且又是赫赫有名的港大。
港大政治學教授陳祖為說:

「港大賠上了自己的聲譽,在國際學術界將抬不起頭。這一天,將成為港大歷史無法洗脫的重大污點。」

我這邊特別補充一下,投票辭退的叫校務委員會。
港大校委會目前共23名成員,其中6人由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委任,
另外6人再由校委會委任,以非學術界及大學人士為主。
也就是說,林鄭月娥本身就可以掌握12名校委會成員,這麼剛好就過半數,可以掌控港大生命了呢。
接著事情從「一個人 」,來到「一群人」。
7月29日,香港警務處國家安全處逮捕了四個人,三男一女,
他們的年齡只在16到21歲。
其中一個被逮捕的年輕人鍾翰林。圖/轉角國際、鍾翰林臉書
香港警務處國家安全處是國安法後新建的一個組織,
我們之前解析國安法時有說,這個機構權力頂天,怎麼查都沒人管。
然後有個人名我們可以記著,未來應該會常常看到,就是國家安全部門高級警司李桂華。
李桂華對記者們說,這四個年輕人籌組了一個組織叫「學生動源」,並在社群媒體上發布關於創立新政黨、宣傳香港獨立的貼文,該組織的「宣言」甚至提到要建立「香港共和國」。
但是,這個組織是在2016年成立的,也在6月30日國安法生效當天宣布解散,改成「海外部」。
欸但是,國安法裡頭並沒有任何一條說會溯及既往啊。
那你怎麼可以針對人民「過去」的行為,指控他現在違反國安法呢?
李桂華說,因為他們最近又在社交平台上宣布成立了一個『主張港獨』的組織。
但國安部又說因為全案審查中,不可以對外透漏案情訊息,
你看吧,上次解析說的「國安部暗著來,沒人知道他怎麼審」, 現在立刻體現給你看。
好啦,逮捕了一群學生,下一步,換成在政治舞台上的大人們。
7月30日,香港的選舉主任片面取消十二名候選人的資格。
香港政府說,這12人是因為不符合《立法會條例》規定而被取消資格,與部分社會人士指稱的政治審查、限制言論自由或剝奪參選權無關。
而且這還不是結束,選舉主任接下來還會繼續審核其他候選人,不排除更多人被選舉主任判斷提名無效。
其中一個被宣布提名無效的人正是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
雖然他在國安法通過之後就立刻宣布退出香港眾志,香港眾志也隨後解散。
但選舉主任認為,他仍然以個人身份繼續推動香港眾志的政治議程,包括把「港獨」列入選項的「民主自決」,
相信他沒有「真確地及誠意地意圖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香港特區」。
傻眼,你是要怎麼判斷一個人有沒有真誠擁護?
法律應該要是無罪推定論,你是要證明「他有罪」,而不是說他「看不出無罪」吧。
好,把12人參選資格取消(在香港俗稱DQ),民主派倒也不會垮台。
結果不到24小時,林鄭月娥又宣布令一項重大消息。
延遲立法會選舉一年。
林鄭月娥說,這是抗疫7個月以來「最艱難的決定」,稱選舉人群聚集會增加公共衛生風險,不得已才延期。
但有在看敏迪的人都知道,疫情開始後,南韓、波蘭、俄羅斯都成功舉辦大選和公投,
所以民主派認為,香港政府這一舉動簡直就是在欺壓民主派候選人。
為什麼是欺壓?
首先,現任議員的任期勢必都要延展一年,那那些被拔除參選資格的現任議員,也能延展嗎?
根據BBC報導,這個決定資格在人大常委會手上,
Oh well,我想應該不樂觀。
另外,選舉延期一年後,投票的民眾和參選人都得重新登記,那今年被拔除資格的人,明年是不是也不能參選?
而這個決定則握在選舉主任手上。
基於這兩點不確定因素,民主派認為現在宣布延期,就是在打壓他們。
萬一民主派議席不保,親北京的建制派恐怕會推動更多更具爭議性的法案。
弄完國內的選舉,香港政府最新一項決定則開始對流亡海外的香港人出手了。
香港政府通緝了六名流亡海外的香港人。
這六名人士分別為目前在英國的民運人士羅冠聰、劉康、陳家駒、英國駐香港總領事前職員鄭文傑(就之前被中國政府抓起來、新聞鬧很大的那個),
以及人在德國的黃台仰,和人在美國的朱牧民。
不過早在國安法通過之後,大部分歐盟成員國都已經宣布暫時執行香港引渡協議,
五眼聯盟的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和紐西蘭也同樣暫停。
所以大家不用擔心,這六人暫時沒有被引渡的風險。
特別要強調的是,德國直到七月三十一號傍晚才宣布暫停引渡。德國外交部長馬斯在推特上聲明,德國暫停引渡協議,是為了確保香港基本法所保障的權利和自由。
德國動作雖慢,但也還是加入歐美陣營了。
好啦,以上就是國安法通過後,香港裡頭發生的大大小小事件。
我只能說,中國政府已經沒有要演了,誰管他「國際輿論」,就是要把香港變成一國一制。
還是只能為追求自由民主的香港人加油打氣了。

建議下載敏迪選讀專屬App,每天收到第一手新聞


這裡可以找到敏迪

Podcast頻道
Spotify https://spoti.fi/2yGqTRa

如果你喜歡我每天早晨寫給你的文字,
歡迎用每個月59元支持我
敏迪選讀訂閱(嘖嘖)

  • Post category:未分類

Comments

  1. 大部分歐盟成員國都已經宣布「暫時」執行香港引渡協議

    連通下文,應該是「暫停」?

  2. unkown01

    “自治”这个词,中港两地的人,理解大为不同。
    大陆这边,边疆自治区好几个,从人员流动、行政治理来看,对普通老百姓来说,自治区跟省没什么区别。
    大陆人普遍认为“你就是中国人,你除了在少数民族特别权利上有优待之外,其余应一视同仁。”
    “自治”意味着部分优待。
    对香港,只是说“你富有一点,你民主一点,你西方一点,能接受你的权利可以更多一点。”但“你是中国人,这个身份不容置疑。”

    到了香港这边,“自治”是与大陆自我区隔的壳。
    认为香港是香港,独立实体,除了名义属于中国,其余均不属于。
    政治身份上,“我没有国家,我是国际公民。”连在通识教育里面对中国的描述都像是第三方口吻。
    (敏迪文中的戴耀廷就是通识教育的顾问。)

    国家认同向来是民族主义的粘合力,同时也可以是分离主义的引爆点。
    2019年6月以来,大陆支持香港反抗的不在少数,但到了中后期,各种港独口号、外国旗帜、外国面孔纷纷登场,很多人倒戈转向。(不转向的,在大陆也没有话语权)
    历史上,中国人就痛恨汉奸、反骨仔,大陆看香港,就变成了勾结外国势力“引狼入室”,破坏自己国家的安定。
    国家安全法通过的速度之快、执行力度之大,也就不足为奇。

    所以归根结底,抛开精英阶层的利益纠葛不谈(这关乎具体操作层面),身份认同是两地冲突的根源。

  3. asabuluTW

    香港人能閃還是閃吧,畢境有香港是因為香港人,不是香港這地方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