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澳關係

10/19 為什麼陳芳語敢唱《玻璃心》?看看中澳關係是如何變差的

10/19 為什麼陳芳語敢唱《玻璃心》?看看中澳關係是如何變差的

唷唷大家早啊!

上週有人在黃明志和陳芳語合唱的【玻璃心】youtube下留言問我:

「敏迪,明天早上的新聞就寫這個了嗎?」

當下我也是不放心上,想說這是要怎麼寫國際新聞啦,太硬要了吧。




你猜怎麼著?

唷,我還真的要來寫了呢!

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口嫌體正直就是我這種人。

上一秒才在那邊說這不是國際新聞,

下一秒就找到切入點了呢。

那首歌剛出爐時我就點開來聽了。

當下有兩個心得,

第一,不要用這麼認真的表情唱這種歌詞,還給我轉音,笑爛。

第二,陳芳語原來這麼敢?!

黃明志我一點都不意外,

但陳芳語?

她不是前陣子才去中國上偶像實境秀《創造101》嗎?

她難道不想經營中國市場了嗎?

結果我一查,

噢,原來當時她是非常生氣的離開那個實境秀的。

因為製作單位在宿舍房間裝設很多攝影機24小時錄影,

她覺得一點人權都沒有。

而且她明明吃素,製作單位還給她吃兔肉。

最誇張的是,製作單位硬要她講出「我是中國人」,但她就不是。

那她是哪裡人呢?

澳洲人。

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不是一切都合理了?

當下我就想說,你要一個澳洲人說她是中國人?

而且她其實家族算是馬來西亞過去的,

實際上跟中國八竿子打不著啊!?

你要不要逼全世界說我們都是北京猿人的後代?

好,到這裡我都還覺得停在一個嘻笑的階段。

直到昨天,我滑到一個新聞,

看完才覺得,

噢,中澳關係可能無法笑笑看待了。




還記得中國富商黃向墨嗎?

10月16日,澳洲主要報紙雪梨晨驅報(Sydney Morning Herald)刊出一篇報導,標題這樣寫著:

「中共任命的“影響力代理人”黃向墨擔任香港最高職位」

(”Communist Party appoints ‘influence agent’ Huang Xiangmo to top Hong Kong post”)

我們去年五月曾盤點過中澳的愛恨情仇,

當時就介紹過這號人物。

現在可能有許多新加入的朋友,我們再複習一下。

黃向墨(左三藍色領帶者)

黃向墨原本在深圳經營房地產,

2011年全家遷居澳洲,女兒後來也取得澳洲公民身分。

他一到澳洲就開始拿他在中國賺的錢大撒幣,

大舉買地興建房地產,成為澳洲的億萬富翁。

你知道他賺奪多嗎?

他曾經被澳洲稅務局起訴,要他補繳8,120萬美元的稅。

窩的媽呀,光是稅金就辣麼多?!

那他到底多有錢我就問!




有錢還好,有錢又不犯法。

但他在澳洲政治圈的動作就引人側目了。

他常常砸大錢捐款給澳洲的兩大政黨,

據統計,五年內應該捐了192萬美元,甚至更多。

捐這麼多錢給政黨幹嘛呢?

答案當然是左右澳洲政府的政策走向啊。

黃向墨曾經捐款給澳洲工黨年輕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

還跟工黨說,我之後會再捐款30萬美元。

結果最後一刻他收手了,不捐了。

為什麼呢?

因為當時中國和澳洲正在南海議題上爭鋒相對,

而鄧森所在的工黨,其實是支持澳洲政府的。

整個工黨放眼望去,只有鄧森一人堅定支持中國政府在南海沒有做錯。

當時澳洲總理就指責鄧森收受金錢,澳洲輿論一片譁然。

最後鄧森只好辭掉參議員以平息澳洲人民的怒火,人們還怪他辭的太慢。

這件事甚至被經濟學人認為是澳洲人對中國富商態度急轉直下的轉折點。




上述還只是其中一個例子。

黃向墨也捐錢給雪梨科技大學,建立一個澳中關係研究院。

其他什麼聚餐啊、招待旅遊這種小打小鬧就更不用說了。

總之黃向墨在2015到2017年之間,

對澳洲政治有著相當大的影響力。




中澳關係在2018年峰迴路轉

首先是鄧森在年初宣布辭職,澳洲政府開始嚴肅看待「中國代理人」的存在。

接著在同年5月,澳洲安全情報機構ASIO發表一份報告,

說中國共產黨過去十年一直在滲透澳洲各政黨,

而黃向墨擔任榮譽會長的「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就是中國共產黨統戰的「澳洲分支」。

這份ASIO報告出爐後一個月,

澳洲議會火速通過兩項反外國干預的法案,

分別是「國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間諜活動及外國干預)法案」,以及「外國影響力透明化法案」

名字很長,其實就是我們常聽到的「代理人法案」。

法案要求以後遊說人要誠實說出他是位哪個國家政府服務,

也加重了間諜活動的刑罰,並納入更多新形態或新科技的外國干預與破壞行為。

你看看,這個法案是在鄧森辭職,以及黃向墨報告出爐後火速通過的。

這不就擺明了是針對中國代理人嗎?

雖然澳洲時任總理說,沒有啦,我們沒有針對任何國家。

但中澳關係很明顯從那時候就開始變糟了。




路不轉我轉

到香港又是一段精彩

2019年,澳洲媒體用斗大的標題報導:

「澳大利亞拒絕中國政治捐助者黃向墨公民身份並剝奪其永久居留權」

沒錯,事情走到這一步,中澳關係已經像我昨天親手做的焦糖餅乾,很難看了。

黃向墨從此被澳洲政府拒絕入境,

他再也回不去他在澳洲的海景豪宅了。




無法住在澳洲,那黃向墨去哪好呢?

答案就是我們最一開始那則標題:香港

哇塞不愧是中共代理人,腦袋動得倒是挺快的。

據報導,黃向墨被選為香港「選舉委員會」成員。

這個位階我們之前介紹過,是個可以左右香港特首人選和半數香港立法委員的重要組織。

看來黃向墨結束他在澳洲的任務,

要在香港執行下一段目標了?




中澳關係就在2019年開始惡化。

澳洲拒絕華為競標5G建設、

澳洲總理說要調查新型冠狀病毒起源、

中國和澳洲展開激烈貿易戰、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用一張照片惹惱澳洲、

以及澳洲加入美國和英國的AUKUS。

這一切的一切,原來從2017年就開始了。




所以回到最一開始的陳芳語。

你要她一個澳洲人說「我是中國人」?

只能說,如果製作單位多看一點國際新聞,

就不會這樣「強國人所難」了吧。



國際觀察曆集資倒數

還沒買的要快囉:https://bit.ly/2W0FA0X

參考資料

Australia denies citizenship to Chinese political donor Huang Xiangmo and strips his permanent residency

中國商人黃向墨澳洲居留權被取消中澳角力再升級

「中國干預」和國家安全:澳洲「七嘴八舌」辯論的背後

澳洲通過「反外國干預法」:中澳關係何去何從

富商黃向墨入香港「選委會」 澳媒:北京給獎勵| 國際

Federal court judge was wrong to freeze Huang Xiangmo’s overseas assets in tax office stoush

澳洲取消中國富商黃向墨永久居住權

Sam Dastyari: senator recorded contradicting Labor on South China Sea

政治捐赠软腐败,澳大利亚难挡中国人金钱诱惑

澳洲通过反外国干预法,或使中澳关系更加复杂化

【民報】​【專欄】錢買不到的價值——黃向墨不能回家

為反對中國滲透澳大利亞疑拒中國商人公民申請

陳芳語揭中國實境秀沒人權黑幕《玻璃心》被小粉紅出征2天創365萬點閱| 蘋果新聞網| 蘋果日報

Chinese ‘agent’ Huang Xiangmo gets Hong Kong political post

12/2 趙立堅示範,如何一張照片惹怒澳洲

5/13 中國暫停進口澳洲牛,淺談中澳的愛恨情仇

Comments

  1. wu

    焦糖餅乾的照片在哪?

  2. Rich

    中國澳洲和平統一促進會?
    我第一次知道中國的野心是要統一澳洲

發佈回覆給「Rich」的留言 取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