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4, 2020的文章

9/4 普丁政敵中毒、週五聊聊敏迪心裡話

圖片
昨天分享數有夠高的啦!

我真是沒想到,我思思念念的擴散性,竟然是靠著諧音梗實現的,想想就毅常興奮阿!

今天快速講一個俄羅斯新聞,因為我後面有一些雜事要講。

8月19日,普丁的最大政敵在俄羅斯被下毒了。

這很嚴重,嚴重到已經成為跨國事件,後面會講。

俄國最具聲量和動員能力的反對派領袖,亞歷塞依.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

在8月19日搭機飛往莫斯科的途中,突然在飛機上感到不適,隨即昏迷不醒。



消息一出來,震驚歐洲。

納瓦爾尼是全俄羅斯最能威脅普丁Putin政權的人,誰會要他的命,線索似乎很明確。

因為狀況實在是太危急了,納瓦爾尼先是緊急在俄羅斯境內的醫院接受急救,

但第一時間負責急救與分析的俄羅斯「歐姆斯克第一醫院」卻說,納爾瓦尼身體裡完全測不出毒物反應,所以他並沒有被下毒。

此話一出,納爾瓦尼家人完全不能接受,立刻要求要轉院到德國頂尖醫院。

老實說,換作是我,我當然也會趕快逃到對我友善的國家啊,

誰知道俄羅斯裡頭有多少醫院是普丁安排的間諜。

(俄羅斯間諜系統很強大是眾所皆知的事,連英國都特別寫一份報告來罵,

7/30 英國發表超直白「俄羅斯報告」,看看俄羅斯如何滲透英國的民主

最後俄羅斯當局點頭,讓納爾瓦尼轉院到歐洲頂尖的「柏林夏里特醫院」接受治療。

結果夏里特醫院立刻推翻俄羅斯醫院的診斷結果,

宣布在納瓦爾尼體內測得「膽鹼酯酶抑制劑」,而這個抑制劑就是蘇聯時期惡名昭彰的諾維喬克神經毒素的混和原料。

一收到消息,德國政府發言人就立刻對外聲明,納爾瓦尼是被諾維喬克軍用神經毒素所害的。

聲明一出,德國總理梅克爾Merkel立刻表示,俄羅斯政府必須要針對這個事件做出解答。

而法國外交部長也在一份公告中說,對這種令人震驚及不負責任的行為予以最強烈的譴責,俄羅斯必須澄清其中的重大嫌疑並承擔責任。

歐盟和北約也發表措辭嚴厲的聲明,譴責以化學神經毒劑毒害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的行為。

為什麼歐盟國家都可以確定,肯定是俄羅斯政府下的毒手呢?

因為這個諾維喬克神經毒劑早就在2年前,就被用來毒害一名旅居英國的叛逃俄羅斯雙面間諜和他的女兒。

這件事還造成英國和俄羅斯互相驅逐彼此的外交官,當時是很大的一個外交衝突。

現在納瓦爾尼已經脫離險境了,但是醫生說,他的身體已經遭受到「不可逆的傷害」,

就算痊癒出院了,還能不能繼續帶領人民抗衡普丁政權,一切都還是未知。

---週五聊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