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5 印尼正在爆發大規模抗議,經濟發展和環境勞權的兩難

 回歸的第二天,我們要來講一下印尼最近的大事。

印尼從上上週開始,國內各地發生大規模抗議活動。

這個抗議可不是和平浪漫的在街上遊行而已,而是群眾與鎮暴警察在街頭的激烈衝突。

抗議現場,民眾被鎮暴警察驅離。圖:thejakartapost


那是誰在抗議呢?

學生團體、農民組織、勞工工會、環保聯盟。

欸等等,這四個群體也太不相干了,怎麼會湊在一起?

這就要看看印尼政府即將推出什麼樣的《綜合法案》了。

印尼政府今年2月的時候提出一份《創造就業綜合法案》,我們就簡稱綜合法案

這份綜合法案最大目的是要改善印尼國內的投資環境,看能不能吸引更多外國公司進來投資。

尤其是在中美貿易戰下,大量外國企業移出中國,

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很想要吸引這些企業來印尼投資。

印尼總統佐科威。圖片來源:天下雜誌


但印尼的投資環境不爭氣,

不僅有超級複雜的法令,勞動成本也異常的高。

根據關鍵評論網的一篇新聞,長期居住在印尼首都雅加達的作者鄭智維說,

印尼的工會特別有權有勢,他們握有龐大的選票和談判力道,也投入政治,進入國會。

有強勢的工會,企業的勞動成本當然就會比其他國家還高。

噢對了,印尼也時常發生罷工的行動,莫非你是東南亞小法國?

唉,總之呢,印尼雖然是全球第四大人口國,而且人口年齡中位數才29歲!

但就因為這些盤根錯節的法律,和佈滿隱形成本的勞動市場,

導致印尼根本吃不到所謂的人口紅利,造成中國都上太空了,印尼還在殺豬公。

所以佐科威第二任期的目標就很明確了,他要改變印尼!

他要移除所有造成投資障礙的法令,讓印尼成為外資最喜歡投資的東南亞第一選擇!

目標是印尼在2045年成為全球前5大經濟體,而且每人每月薪資可以達到台幣5萬塊以上!!

媽呀,這是什麼宏大的願望,台灣的人均所得應該也沒有5萬吧?

霸特!如果這麼容易,哪還需要等到第二任呢。

過去這些對企業投資不友善的法令,不是太分散,就是背後的利益關係太龐大,動輒得咎。

那怎麼辦呢?

佐科威想到一個解套的方法,那就是...

通通摻在一起做撒尿牛丸《綜合法案》啊笨蛋。

是的,這個法案的草案大概是二月公布。

一丟出來,媽呀,有1000頁。

裡頭包山包海,有降低最低薪資,有取消環評門檻,有媒體業的投資鬆綁,也有擴大外包人力的權力。

於是人民就爆氣啦。

人民說你少在那邊給我混水摸魚喔,綑綁這麼大一包,通通都要一起通過,是以為大家都沒在看嗎。

原來佐科威正在向其他國家領導人示範,如何一次惹惱國內所有民間團體啊,真是用心良苦。

學生們和勞工團體怒吼,佐科威你給我一條一條審喔!

佐科威政府就說,這些法律太多了啦,一條一條審要花上十幾年,早就錯過現在的投資機會了。

兩邊都僵持不下的結果就是,發生全國各地數萬人的抗議暴動了。

我這邊看到10月8號的新聞,就已經說有一千多人被逮捕,另外還有五百多人失蹤,受傷的更是不計其數。

一些抗議者破壞了州長辦公室的大門,以及其他路邊的建築物。

鎮暴警察則出動水柱車和催淚瓦斯,大概就跟我們在香港看到的差不多。

直到現在,抗議活動還在持續,不過有比較緩和一點了。

我還在雅加達日報上看到民眾穿著傳統服飾唱歌抗議,而且都有乖乖戴口罩,場面的確有變溫馨啦。

但是修法的問題還沒解決,佐科威希望可以趕在這一週就讓國會通過,我們恐怕還會看到更多抗爭。


最後我來整理一下到底有哪些法律很母湯,也丟出一個問題給大家思考,

如果要犧牲環境和勞動權益,換取國家經濟發展,你願意嗎?

一、放寬環境標準

舊法案規定,企業要符合環境保護標準,才可以在印尼營運。

新版《綜合法案》規定,只有「對環境,社會,經濟和文化產生重大影響」的企業才需要在政府法規中進行規範。

同時,住民不能對政府文件提出上訴,而且環境專家也不再參與環評。

二、放寬建築要求

過往對於建築的安全、結構、防火等要求,在新版《綜合法案》中也都會被撤銷。

這一撤銷,以後印尼建築物的疏散通道、殘障通道也都不會被列入建築法規當中。

(哇,這樣大巨蛋就可以蓋在印尼了~)

三、簡化所有營業執照程序

這就跟標題差不多,以後幾乎所有商業領域的營業執照程序,包括海運和漁業,農業,林業,能源和礦產資源,電力和工業,通通都可以更輕易的拿到執照了。

四、調降最低薪資和遣散費

這不用說了吧,肯定傷害勞工的阿。

五、鬆綁外包的要求

以前外包工人有嚴格規定,只能進行「支援性質」的工作,像是保全、司機這種。

新版《綜合法案》放寬了外包工人的適用範圍,連一些核心的公司營運也都可以外包了。

六、擴大非典型就業

非典型就業就是指沒有正常的雇傭關係,比較像約聘或按件計酬這種。

這樣一來,公司就更不需要聘雇正常勞工,可以大量外包或約聘,以降低固定成本。

但是相對的勞工的工作權就不受保障,變成是老闆可以隨時和你解約,你又得去找新的工作。


以上是我看到最有爭議的法條,其他還是有很多啦,但就寫不下了。

雖然整份法案中也是有對勞工有益的部分,但跟上面那些爭議條文比起來,簡直九牛一毛。

大家可以自己去看我貼的參考資料,

然後想想我剛剛丟出來的問題:

如果要犧牲環境和勞動權益,換取國家經濟發展,你願意嗎?


參考資料:

為何印尼國會提《綜合法案》「創造就業」反而引發不滿?勞團批不應犧牲勞權換外資與工作

Indonesian workers stage protests against new labour laws

Guide to omnibus bill on job creation: 1,028 pages in 10 minutes

Semarang Police arrest dozens of students protesting jobs law

Video: Yogyakartans hold symbolic parade after protests turn violent

Rallies against job creation law turn violent as police clash with protesters

Indonesia: Thousands protest against 'omnibus law' on jobs

雅加達學運燃燒:動搖印尼國本的《就業增加法案》變法之戰? | 轉角國際 udn Global


建議下載敏迪選讀專屬App,每天收到第一手新聞

這裡可以找到敏迪

Podcast頻道
Spotify https://spoti.fi/2yGqTRa

如果你喜歡我每天早晨寫給你的文字,
歡迎用每個月59元支持我
敏迪選讀訂閱(嘖嘖)

留言

  1. 雅加達日報的連結失效囉

    回覆刪除
  2. 作为一个大陆人,对文末的问题有一点感触。

    我是80后,老家是非常平静祥和美丽的农村,自然环境有如宫崎骏动画里的日本乡村。但是穷多了,设施也很差,烂泥巴路还经常被洪水冲毁。
    8、90年代还点过煤油灯,经常停电,必须做农活,但是饭桌并不丰富,春夏交接的时节,没什么菜吃。
    然而最让父母发愁的,是没钱。虽然饿不着,但想改善生活,没钱就什么都做不了。农村能赚到钱的渠道非常少。至于大规模南下打工,那也是90年代后期的事了。

    台湾的人均GDP在九十年代初就超过1万美元了,同期大陆才300多。去年才刚过1万。30年从300到1万,社会经历了怎样的变迁?人们的心态又经历了怎样的翻覆?

    我眼睁睁地看着我门前的小河,从干旱时能挑水喝,到我高中时被金矿开发污染导致皮肤过敏,再到现在又鱼虾成群。
    当初开发金矿污染了河流,村民们表示过抗议,但马路确实修宽了,也装上了路灯,一些胆大的人也去“洗金子”(私自采矿提炼),自家别墅很快就竖了起来,再也没人说河流污染的事。
    2002年左右,金矿采完了,但村里也没什么青壮人口了,都出去打工了。水体在慢慢恢复,我每次放假回家,也能去游泳了。
    2010年左右,国家的新农村建设惠及到了这里。其中一个就是村村通公路,以前的小路全部拓宽黑化硬化。以前翻山越岭拜年走亲戚,一天才拜一家,现在开车10几分钟就到了。在城市建设外溢的带动下,一个小小的山区村子竟然有了银行、酒店、大舞台等设施。每年过年回家,看到的都是焕然一新的家乡。
    ——————
    话题回到敏迪的提问:牺牲环境和劳动权益换经济发展,是否愿意?

    站在1万美元的高度重新走回头路,谁也不会同意。在大陆开展项目,环境评价具有一票否决权。中国的劳工保护也在逐渐提高企业运营成本,很多低端外资在中国也赚不到多少人口红利了。

    所以,站在人均4000美元的印尼,为什么提振经济要靠这种路子呢?只能说印尼政府有苦衷吧!

    此外我还有一直想说的话:
    漂亮的最终产品留给自己,原材料的、污染的半成品、用过的产品垃圾留给不发达国家,我们没有“何不食肉糜”的优越感去指责别人贫穷落后、不爱护环境。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10/16 泰國學運,一場挑戰王室的旅程

9/29 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戰爭一觸即發

1/15 你知道外國媒體怎麼看台灣選舉嗎?而各國政要第一時間的反應就是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