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5 全球疫情更新;北京的鮭魚有夠衰


  • 全球確診人數:779.4萬人
  • 全球死亡人數:43萬人
  • 各國確診以及死亡人數:
    • 美國:總確診212萬人,日增2.5萬人;總死亡11.7萬人。
    • 巴西:總確診85.1萬人,日增2.1萬人;總死亡4.2萬人。
    • 俄羅斯:總確診52.9萬人,日增8千人;總死亡6,948人。
    • 印度:總確診32萬人,日增1.1萬人;總死亡9,195人。
    • 英國:總確診29.4萬人,日增1千人;總死亡4.1萬人。
    • 西班牙:總確診24.4萬人,日增0人;總死亡2.7萬人。
    • 義大利:總確診23.6萬人,日增346人;總死亡3.4萬人。
    • 祕魯:總確診22.5萬人,日增4300人;總死亡6,498人。


幾個比較特殊的國家

  • 中國:突然又通報了新增57個確診病例,這也是自四月份以來,日增量最大的一天。這個我們等等會詳細提到。
  • 伊朗:單日通報2,472人確診。另外超過100起武漢肺炎死亡病例,是兩個月來新高紀錄人。
  • 印尼:14日通報新增857起武漢肺炎確診病例,確診總數超過3.8萬人。
  • 菲律賓:14日通報新增539起武漢肺炎確診病例,總計2萬5930人感染。又有14人死於疫情,不治人數總數達到1088人。
  • 俄羅斯:14日通報新增8835起確診病例,確診總數52萬8964例。
  • 日本:東京14日新增47例確診病例,是從11日解除「東京警報」以來連續4天單日破20例,其中有18例跟「夜生活」店家有關,另有7例跟曾發生群聚感染的醫院有關。


好了,我們要來講一下北京又有確診病例的事。

中國已經連續56天沒有出現本地確診案例了,大家過著風平浪靜的日子。

沒想到前天,北京突然在兩天內新增7個本土案例,還有另外46人是無症狀感染。

只有7個,有什麼好緊張的?

因為這7人,全都去過北京市新發地生鮮批發市場。

修但幾哩,這情況豈不是跟當初武漢的華南海鮮市場一樣?

新發地海鮮市場外。圖:德國之聲


之前華南海鮮市場被批鬥是賣野味,大家覺得病毒就是從野味傳到人體然後變異的。

沒想到這次新發地海鮮市場也有戰犯,是誰呢?

鮭魚。

在這七人確診後,北京市的疾病控制中心趕緊對在市場工作的2000多名員工進行篩檢,

同時間也對市場的40個地方採集「環境樣品」。

結果,一個專門切鮭魚的砧板竟然測出有新型冠狀肺炎的病毒!

大家嚇得花容失色啊!

不到一天的時間,北京的主要超商通通都把鮭魚給下架了,其中包含家樂福。

接者南京、成都等其他城市也都陸續將鮭魚下架。

你去微博或新聞網站滑一圈,通通都是這種標題:

「超市发、物美、家乐福等北京主要商超已连夜全部下架三文鱼」
「成都农产品中心批发市场:今日起全面下架三文鱼」
「杭州开展对大型商超三文鱼销售情况排查行动」
「美团买菜:采购量提升至平时3-4倍 已全面下架三文鱼商品」
「叮咚买菜北京紧急下线三文鱼和冷冻相关产品」
(三文魚是中國說法,就是salmon音譯)

不誇張,各種線上線下通路火速把鮭魚給下架,拖一秒都不行。

簡直是全國團結起來鄙視鮭魚,國家機器等級的霸凌。

但是,真的是鮭魚把病毒帶進來的嗎!?

德國之聲有篇報導,裡的頭專家說,新型冠狀病毒所需要的基因序列通常都在哺乳類身上,

魚類和哺乳類的構造差異太大了啦,除非病毒超級厲害,已經變異了,要不然很難附著在魚身上。

這篇報導還寫一句話:「基本上,鮭魚沒有肺。」

我看到這個真的笑死,他有一種「沒有肺的魚是要怎樣傳染肺炎啦!」的無奈感。

但我可以理解北京政府的反應。

畢竟他們難得迎來寧靜,好不容易恢復國內經濟運作,現在突然又爆發生鮮市場的傳染,

各種即視感逼著他們嚴正以待,寧可錯殺鮭魚,也不能讓大傳染再現。

總之呢,中國現在就是一朝被蛇咬,一點點風吹草動就會全國動員。

我是覺得這樣蠻好的,他們早該在五個月前就是這種態度了。(還在記恨)

在台灣的各位不要太過放鬆,但也無須打草驚蛇。

全球確診人數的確還在攀升,但過去大爆發的國家大多都和緩下來了,

現在確診數量大多集中在中南美洲和非洲,算是比較後面才爆發的國家。

我們就一樣勤洗手,戴口罩,看到鮭魚不用害怕,好嗎。



建議下載敏迪選讀專屬App,每天收到第一手新聞

這裡可以找到敏迪

Podcast頻道
Spotify https://spoti.fi/2yGqTRa

如果你喜歡我每天早晨寫給你的文字,
歡迎用每個月59元支持我
敏迪選讀訂閱(嘖嘖)

留言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1/15 你知道外國媒體怎麼看台灣選舉嗎?而各國政要第一時間的反應就是如何?

8/20 推特和臉書宣佈關閉來自中國的數百個帳號,你已經被迫加入資訊戰的戰局了

1/10 台灣人,你可以從英國脫歐公投學到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