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4 阿富汗三起恐怖攻擊,恐怖組織在疫情下的騷動

我們今天把重點放到中東,紛紛擾擾的中東。

昨天,阿富汗境內發生三起恐怖攻擊,而且都在最不該發生的地方。

第一起在霍斯特省,一顆炸彈在菜市場內引爆,當場炸死一名小男童,數十人重傷。

第二起在楠格哈爾省,ISIS的自殺炸彈客混入喪禮引爆,24人死、68人重傷。

第三起最令人髮指,在首都喀布爾西區,3名偽裝成警察的恐怖分子進到婦幼醫院掃射。

院內的產婦、醫師、護理師,一共16人死亡。

其中兩個是新生兒。

我們今天要透過這三起慘絕人寰的恐攻,幫你更新疫情之下的中東角力。

遭到掃射的「國立巴奇百床婦幼醫院」(Barchi National 100-Beds Hospital)。圖:轉角國際/新華社


---這些攻擊是誰發起的---

到底誰會無良到在人聲鼎沸的菜市場引爆炸彈?

到底誰會冷血到攻擊喪禮?

到底誰會殘忍到去掃射婦幼醫院?

這三起事件,目前只有前面兩起有明確的兇手。

菜市場和喪禮的攻擊一發生,ISIS就立刻跳出來耀武揚威說是他們幹的。

婦幼醫院的慘案到還沒有組織站出來承認。

但奇怪的是,阿富汗政府倒是先站出來指著塔利班罵,說塔利班簡直就是「敵意試探」。

為什麼阿富汗不罵ISIS,倒是先聲討塔利班?

應該是與和平協議有點關係。

我們再次複習一下塔利班、阿富汗政府、ISIS、美國的四方關係。

塔利班本來統治阿富汗,結果在它統治期間,阿富汗冒出一個賓拉登,還發生911事件。

塔利班一直包庇賓拉登和他的蓋達組織,於是美國就發動阿富汗戰爭,推翻塔利班。

但是美國培養的代理人不夠力,塔利班不僅沒有被擊潰,還成為龐大的地方勢力,控制了全球最大的海洛因種植地。

不誇張,塔利班光靠毒品、保護費、礦產等地下產業,每年營收15億美元。

塔利班應該可以去和日本山口組共同開課,課名就叫《黑道經濟學》。

於此同時,阿富汗境內又冒出另一個恐怖小孩ISIS,讓阿富汗政府和背後大哥美國坐立難安。

於是美國跑去和塔利班談和解,希望可以一起殲滅恐怖小孩ISIS。

和解之路走到今年2月29日,美國和塔利班簽訂《杜哈和平協議》。

根據協議,美國要在135天內逐步將駐阿富汗美軍從1萬3000人降至8600人。

而塔利班要切斷跟所有好戰組織的聯繫,不能偷偷幫助這些恐怖小孩。

我3月3號文章最後一句話是:世界和平不是簽個約就會立刻降臨的。

只能說我神鈺顏。(本來要寫神預言,但意外發現電腦選出來的字寫很有趣,就不改了)

塔利班在《杜哈和平協議》簽訂後的45天中,發動約4500多起攻擊事件,

而且,3月1日到4月15日間的襲擊還比以往增加7成。

這就是為什麼阿富汗政府會不爽,立刻把婦幼醫院的罪名冠在塔利班頭上。

阿富汗國家安全顧問穆西比還在推特上說:

「照這樣下去,與塔利班談繼續和平,根本是緣木求魚。」

不過美國倒是站出來趕緊幫塔利班講話。

美國國務卿彭佩奧說婦幼醫院和塔利班無關,希望塔利班和阿富汗政府聯手揪出真兇。

為什麼會這樣?

我剛剛說杜哈和平協議是誰和誰簽?

美國和塔利班。

所以其實阿富汗政府是被排除在協議之外的,比howhow還邊緣。

可想而知阿富汗政府的不平衡感,覺得這個和平協議根本是屁,哪裡有和平,想當然繼續迪敵視塔利班。

---那ISIS又在叢三小---

我們拉回來講ISIS。

雖然川普總說ISIS已經被打到不成人形,灰飛煙滅了,

但其實現在伊拉克和敘利亞仍然有大約20,000至25,000的ISIS戰士。

而且,他們正在「利用」這場疫情,像佛地魔般重生。

我大概整理以下三點:

大肆宣傳新型冠狀病毒是「對基督教國家的報應」,打心理戰
利用「監獄和拘留營會造成大傳染」的疑慮,衝破美軍的看管
趁各國分心於防疫,於世界各地發動攻擊,包含馬爾地夫、菲律賓,和這次的阿富汗。

我上週一是不是說過天啟四騎士?

我們已經看到瘟疫騎士引出饑荒騎士了,戰爭騎士在後面伺機而動。

這三場攻擊是觀察中東變局很好的放大鏡。

以後看到這類新聞除了感到憤怒、難過外,你可以有更多解析,得到情緒以外的收穫。

參考資料:


如果你喜歡我每天早晨寫給你的文字,
歡迎用每個月59元支持我
敏迪選讀訂閱(嘖嘖)

建議下載敏迪選讀專屬App,每天收到第一手新聞

這裡可以找到敏迪

Podcast頻道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1/15 你知道外國媒體怎麼看台灣選舉嗎?而各國政要第一時間的反應就是如何?

8/20 推特和臉書宣佈關閉來自中國的數百個帳號,你已經被迫加入資訊戰的戰局了

1/10 台灣人,你可以從英國脫歐公投學到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