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 中國暫停進口澳洲牛,淺談中澳的愛恨情仇

今天我們精簡的講一下中國和澳洲的關係。

昨天,中國暫停進口四家澳洲屠宰場的牛肉。

而這四家的牛肉,佔澳洲向中國總出口量的35%。

除此之外,澳洲幾個重要穀物生產商發表聯合聲明,

說中國即將對澳洲進口的大麥徵收 73.6% 的反傾銷稅和 6.9% 的反補貼稅。

這兩件事如果加起來,我們可以說中國正在對澳洲採取隱性的貿易戰。

圖:DAVID GRAY/REUTERS


---中國和澳洲的關係---

講中澳貿易戰前,我們先講一下中國和澳洲的關係到底怎麼樣。

先講結論,血濃於水,離不開又愛不了。

血濃於水,是因為澳洲實在太多華人了。

目前華人華裔佔澳洲總人口比例5.6%,是最大的少數民族之一,中文也成為僅次於英文的第二大語言。

政壇上也出現越來越多華裔政治人物,

包含去年首位獲得澳洲眾議院席次的華裔議員廖嬋娥,

以及雪梨西北區賴德(Ryde)華裔副市長周碩。

(我必須承認,我每次都會不小心看成賴清德)

血濃於水也一樣用在貿易上。

就中澳2018年的貿易量來看,中國是澳洲第一大貿易夥伴,且同時為第一大出口國和第一大進口來源國。

簡單來說,如果澳洲得罪中國,他們的經濟就準備喝西北風。

但這裡我們就可以講第二個,離不開又愛不了。

對,澳洲離不開中國,因為華人多,華人的錢也多。

但他們也愛不了中國,和華人(或華裔,後面都統稱華人)。

這很容易理解,因為華人搶了他們的工作、拉抬房價、佔領了他們的生活。

而且華人的富裕光芒太明顯,且時常帶著文化侵略性。

最有名的例子就是黃向墨。

他原本在深圳經營房地產,後來移民澳洲,也在澳洲經營房地產並成為億萬富翁(就是我們剛說的炒房)。

他常常砸大錢捐款給澳洲的兩大政黨,還捐錢給大學,建立一個澳中關係研究院。

結果他去年被澳洲安全情報組織指出,他其實是中國共產黨統戰的「澳洲分支」,

然後澳洲就拔掉他的永久居留權了。

我們剛剛提到的議員廖嬋娥,也在上任後沒多久就被澳洲廣播電台爆出,她是中共統戰組織的成員。

廖嬋娥原本大力否認,但後來又承認曾經參加這些組織。

不管黃向墨和廖嬋娥有沒有帶著中國的旨意在澳洲行事,

我們都可以看出,澳洲從上到下都有著「中國恐懼症」,無法愛上這個帶來財富的民族。

但老實說,這也不全然是針對中國。

澳洲其實有著歷史悠久的「白澳政策」。

白澳政策顧名思義就是希望保持澳洲都是白人。

這是因為在1850年,在澳州掀起一波掏金熱,一堆中國人移民澳洲,為當地人帶來極大的混亂,他們還將這個現象稱為「黃禍」。

於是在1901年到1978年之間,澳洲明確將「移民限制法案」放進政策裡。

也因為這樣,排華的種子早就建立在澳洲人心中了。

昨天百靈果的Ken跟我說,澳洲有一句諺語:"Two Wongs Don’t Make A White"。

就是指華人血統再怎樣都不會變成白人。

(這句話是1947年澳洲工黨領袖講的)

---回到中澳貿易戰,引爆點是什麼---

上個月,澳洲內政部長杜頓要求中國對疫情資訊要更具透明度。

這已經有點踩到中國的底線了。

然後澳洲總理墨里森(Scott Morrison)也附和,認為應該要針對新型冠狀病毒的起源展開全球調查。

於是中國就爆氣了。

先是澳洲某一官員向媒體透漏,另一官員已經打電話跟中國駐澳洲大使成競業談過了。

成競業在電話裏頭說,你們澳洲這樣調查中國,

到時候中國民眾可能就會抵制澳洲紅酒和牛肉,家長也可能不送子女到澳洲留學。

這就是把中國大使的情緒勒索給掀出來呀。

於是中國駐澳洲大使館就出來發表聲明,說澳洲是政治操弄。

「中國駐澳使館從不玩小把戲,這不是我們的傳統。但如果有人要玩這類把戲,我們只好奉陪。」

接著就發生我們最一開始講的暫停牛肉進口和小麥高關稅了。

今天花了一些時間跟大家講解中國和澳洲最近的摩擦,其實背後還有關於中美之外的世界新格局。

那個我們就之後有空再講吧!

參考資料:

如果你喜歡我每天早晨寫給你的文字,
歡迎用每個月59元支持我
敏迪選讀訂閱(嘖嘖)

建議下載敏迪選讀專屬App,每天收到第一手新聞

這裡可以找到敏迪

Podcast頻道

留言

  1. 最近剛看完《無聲的入侵:中國因素在澳洲》一書,對於本文非常有感阿。依該書所述,其實在澳洲有很多華裔的真●澳洲人是反中國的,他們多數是早期從共產黨下面逃出國來到澳洲生根追尋民主自由。和後來移民出現的愛黨愛國中國人或是留學生不同,但是後面那群人越來越多,其中不乏有錢搞權幫中共政治滲透的,已經把舊有的原已和澳洲融入的華裔社會破壞了。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10/16 泰國學運,一場挑戰王室的旅程

9/29 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戰爭一觸即發

1/15 你知道外國媒體怎麼看台灣選舉嗎?而各國政要第一時間的反應就是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