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5, 2019的文章

11/26 香港區議會選舉告訴我們什麼

圖片
上週末香港在一陣動盪中舉行區議員大選,
這次投票率飆升至71%(上一次才41%),跟我們去年九合一一樣大排長龍,一路投到晚上10:30。
半夜開始開票,直到昨天下午1點才正式宣布結果。
當台灣人進入夢鄉時,香港政治局面一夕翻轉,畫下歷史新頁。
我今天就幫大家說明一下,究竟這次在選什麼,結果如何,又有什麼重要性。
這次選的是區議會議員,共有452個民選議員席次。
註解:當然議員: 香港上半部區域叫新界,裡頭有27區原本就有一個公職叫做「各鄉事委員會(鄉事會)主席」。而當然議員就是由這27個區的主席直接擔任,不是選出來的。這其實是英國殖民地政府遺留下來的做法,近年來,這個制度一直被大家詬病。香港政府說由鄉事會主席來擔任議員,可以確保鄉鎮的民意有效傳達。但是難道直接民選的議員無法傳達民意嗎?而且更讓人困惑的是,鄉事會主席的選舉辦法並不公開透明,沒人知道怎麼選出來的。所以這27席當然議員,並沒有民意的概念在裡頭。

區議員其實權利不大,
他既不能立法,也不能審預算,就是一個「諮詢機構」,建議中央政府如何建設各區,跟里長伯有點像。
雖然位低權少,這場選舉也非常重要。
重要性不在他職位本身,而是日後的「立法會」選舉和「特首選舉」。
香港立法會有70個席次,其中就有6席會留給區議員。
更重要的是特首選舉。
香港特首是由一個「選舉委員會」投票產生。選舉委員會總共有1200名成員,其中117名是由區議員擔任。
所以說,選上區議員就代表你取得立法和特首選舉的抽獎券。
但有抽獎券並不表示你己經中獎,必須由所有區議員互相提名和投票選出。
所以各陣營必須要搶下過半票數,將中獎機率累積到最高,才有可能真正踏入政治決策圈。
這裡介紹一下香港兩大陣營,建制派和泛民主派(又稱泛民)。
建制派大多是親共人士,擁護北京當局和香港特區政府。
相反的,泛民主派則推崇民主制度,積極爭取直接民選。
反送中抗爭之前,建制派紮根較深,掌握地方耆老,讓老一輩選民比較有印象。
泛民主派則因為崛起的晚,沒有這麼多政治明星,無法在全香港427個選區中推派候選人,導致有許多選區由建制派「直接當選」。
再加上香港過往都是中年以上投票率較高,年輕人不太出來投票,泛民主派更居於弱勢。
所以在這次選舉前,香港區議會一直都是由建制派拿下多數的,這也是為什麼逃犯條例可以快速過關。
講到這裡,應該要公佈這次選舉結果了。
泛民派:388席

11/25 美國和德國同時對華為提出最新禁令,華為挺得過嗎?

圖片
早啊!

先跟大家講一下,香港大選還在開票中,但依目前來看,泛民主派幾乎拿下80%的席次,完全翻轉香港政壇。

我明天會仔細幫大家講解香港選舉制度,以及,為什麼這個選舉很重要。
今天就先續講華為議題,幫大家的週一暖暖身。


上週我不是提到華為禁令又被延期嗎?
聽起來不是美國沒有華為不行嗎?(哇,是否定的否定的否定句XD)
沒想到上週五11/22,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投票決定,禁止美國電信營運商使用政府項目資金購買中國華為和中興公司的設備。
什麼?這樣到底是禁還是不禁?
跟上週的新聞仔細比對一看,
原來是「美國廠商可以賣東西給華為,但華為不可以賣東西給美國政府(或花政府的錢)」。
白話翻譯就是「只准我賺你的錢,不准你賺我的錢」啦。
其實美國在2018年4月就通過類似法案了,只是那時沒有指名道姓是哪個國家哪間企業。
上週則直接點名華為和中興,稱他們是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風險的公司。
美國的報告很直白,直接說這兩家公司與軍方有聯繫。

還說它們受制於中國的法律,有義務在中國情報部門提出要求時秘密配合。
基本上這跟川普之前說華為不可信的理由是差不多的,只是美國一直沒有辦法提出具體證據。
就連先前要求加拿大引渡華為財務長孟晚舟,也是用「華為違反伊朗禁令」的理由起訴,並不是指控華為開後門將情報傳給中國。
但無論如何,美國政府就是將這件事化為正式文件了,沒有另外想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雖然這個命令不影響美國的民間企業,你要跟華為買東西?Go ahead!
但剛剛說了,不准用美國政府的錢。
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有一筆約85億美元的資金,用來補助電信商到美國比較偏遠的地方架設網路電纜。
大部分廠商跟華為買的東西就是要拿來架電纜的。
如果你還是硬要跟華為買,可以,但請自己出錢,不要來跟我美國政府拿補助款。
然而華為遭遇的挫折還不只這一件,
就連之前一直對它很友善、敞開大門的德國,態度也有了180度轉變。
我之前就說,當美國不斷遊說歐洲各國不要用華為的東西時,

德國不吃美國那一套,信誓旦旦一定可以把資安管控好,不用擔心華為有後門。
結果11/22同一天,德國媒體報導,德國電信集團(Deutsche Telekom)管理層決定,要在兩年內將亞洲零件的佔比降為零。
還說目前正在使用的華為零件將被逐步替換,改成另外一家Oracle的產品。
造成這個重大轉變的原因可能是總理梅克爾的式微。
之前梅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