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3, 2019的文章

10/24 香港正式撤回逃犯條例;NBA莫雷事件後續發展

圖片
阿哈哈哈我真的是要跟大家以及我的國文老師下跪!
昨天大概有3萬人看著我寫錯字,其中又有300人傳訊息糾正我。
你們真的很包容,還幫我找藉口想說可能是什麼雙關語。
其實沒什麼雙關,單純因為我前陣子跟兒福聯盟接觸,與他們討論一個「棄兒不捨讓愛遠傳」專案,
導致我人生辭典中「鍥而不捨」這個詞整個被置換,轉不回來。
大家真的可以去查這個捐款活動,我沒有騙人。
既然都講錯了,就順便幫兒福免費業配吧(雖然最後我沒有接到這個case>"<)
回歸正題,
我想大家應該都猜得到我今天要講什麼吧?
是的,香港政府宣佈,正式撤回《逃犯條例》!
我9/5的文章有提到,林鄭月娥宣佈即將於議會上工後動議撤回逃犯條例。
終於在昨天,由香港保安局長李家超宣布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


不過我說過,現在香港人的訴求已經從一條變成五條,
而且動議撤回本來就是既定行程,
所以香港政府昨日之舉,並沒有平息港人怒火。
港人認為,還是有很多人不明原因死亡、被關押,而施暴的警方仍逍遙法外,
他們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然後同一時間,英國的《金融時報》竟說,根據可靠消息指出,中國政府打算換掉林鄭月娥。
我跟你說,不誇張,昨天各大國內外媒體都在轉發金融時報這篇報導,
彷彿大家都親耳聽到習大大這麼講一樣。
這我也很納悶,金融時報到底有多大把握,置換特首這種事情這麼大條,可不能亂講話的。
因為太大條,加上訊息傳得又快又廣,
中國政府難得在第一時間站出來大力闢謠。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說,外媒(指金融時報)這是別有用心的政治謠言,中央政府將繼續支持林鄭月娥。
所以說呢,現在逃犯條例是撤回了,但帶來的改變覆水難收。
港人依舊抗爭,商界依舊外移,中國依舊討厭NBA。
噢對,你知道NBA莫雷之亂還有後續嗎?
就在中國想要默默平息、騰訊開始轉播NBA球賽後,
詹皇LeBron James發文說莫雷被「誤導」,沒有仔細思考就發推文。
美國觀眾就炸裂了,還有人改稱呼他RmBron James。
然後昨天,曾是我湖王者的俠客歐尼爾跳出來說,莫雷是對的,任何人都有權對不公義發聲。
唉呀,原來俠客不是只會挑烏龍球啊!
不過可能因為不是現役球員,中國觀眾對俠客的發言沒多大反應。
但目前NBA在中國還是個寒蟬狀態,大家盡可能息事寧人,安靜看球。
就看是美國名人們要不要繼續追打,還是大家各退一步,
假裝政治歸政治…

10/23 日本德仁天皇即位大典,挑一些重點來看吧

圖片
前天直播時,國際大風吹主持人漢威說,我都報一些打打殺殺、很硬派的國際新聞。

我有嗎?還好吧?
那我今天就講一點溫馨小品,暖化一下敏迪我的形象。(如果還有形象可言的話)
溫馨小品是什麼呢?
就是昨天日本新的天皇即位囉!
欸等等?5/1那天不就登基了嗎?
其實啊,日本換個天皇,要經過三大儀式。
5/1那個是「劍璽等承繼之儀」,就是傳承三個天皇神器,正式開啟令和時代。
而昨天,則是第二道儀式「即位禮正殿之儀」。


這個儀式會邀請hen多外賓,大家一起來看新天皇穿漂亮衣服(黃櫨染御袍)、站上漂亮舞台(高御座),
然後念了一段致詞宣布登基。
我就擷取個片段給大家看:
「我立誓在貼近國民的同時,遵循《憲法》,作為日本國與日本國民統合象徵履行職責。」
這段話其實把日本天皇還存在的原因表示的很清楚。
首先,天皇這件事是有寫在日本憲法裡的,而且憲法裡頭還真的就寫,天皇的工作就是作為日本國與日本國民統合象徵,所以上一任天皇即位時也有說這些話。
但前面那段「貼近國民」,就是德仁自己加的了,表示他會做一位更貼近人民的天皇。
其實日本天皇,是現代唯一使用皇帝名號的國家元首,也同時是世界上現存最古老的君主家庭。

年代久遠,想必這個制度一定會被大家放大檢視,甚至討論存廢問題。
我就條列出幾個重點:
一、花費驚人
我剛剛不是說天皇有個漂亮舞台叫高御座嗎?
高御座是1915年製作而成的,專門為天皇登基而做。
因為實在年代久遠,再加上好幾十年才換一次天皇,
所以每次拿出來用,都要花超多錢修復,今年就花了1億多台幣。
(不知道日本天皇和英國皇家誰花的錢比較多?)


二、宗教色彩太過濃厚
其實日本憲法有規定,天皇必須要維持政教分離原則。
因為之前有一說是日本會走向軍國主義,就是因為人民信奉天皇這個神,甘願為神衝鋒陷陣。
所以當時同盟國還一度要求戰敗的日本把天皇廢掉。(後來改為「象徵天皇制」)
然而德仁的即位典禮辦得這麼盛大,還傳承什麼三大神器,
這些都是宗教的傳說啊,豈不是違反政教分離原則?
三、女天皇有可能嗎?
因為現在德仁天皇和雅子皇后只有一位17歲的女兒,愛子內親王。
依照之前的規矩,愛子是不能繼承皇位的。
但現在日本人民認為,女天皇好像也不錯,所以國內一直有改制度的聲音。


最後我倒是想稍微提到雅子皇后。
我的一位英文老師曾說,她非常崇拜雅子,但也心疼雅子。
人們以前對雅子妃的認識其實不多,甚至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