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六四天安門事件30週年

今天,是六四天安門事件30週年。

三十年前的6/3夜晚,中國有一群優秀大學生聚集在北京天安門廣場,

要求政府走向民主改革開放。

原本人潮裡充滿團結與樂觀,

還跟台北的中正紀念堂舉辦音樂會連線,

突然,夜空中傳出第一聲槍響。

解放軍一批又一批走進廣場,

槍聲此起彼落。

學生們總在槍響後退幾步,又繼續往前走。

下一秒,傷者一個接一個被抬出來。

大家急忙把傷患抬到一台巴士上,

未料巴士才剛往前開,就被解放軍包圍,

駕駛沒能回來。

6/4清晨,坦克開進天安門,

學生們雖不願意,但仍與軍方進行談判,

並在5點開始撤離。

但在撤離過程中,軍方竟持槍掃射某一出入口的學生。

清場後,軍方直昇機載來無數個大型塑膠袋,

將廣場上的屍體裝進袋中,整批運走。

上面這段故事,很短,只有364個字。

但卻在全世界留下無盡的悲傷和憤怒。

當初有很多外國記者留下許多影片和照片,

其中你們最常看到的坦克人Tank Man照片,其實並不是6/4當天的。

而是6/5清場結束後,軍方坦克在廣場周圍集結,

一名手提塑膠袋的白衣男子擋在前方,

揮手示意要坦克後退,

甚至還爬上坦克跟砲手對話。

結束對話後,男子從坦克側邊離去,

坦克關上艙門後繼續前行,

男子又急忙跑上去並再度擋在坦克前方。

即便到30年後的今天,仍然沒有人知道他是誰。

但他的勇敢,就跟6/3那晚的學生們一樣,

當國家機器擋在前方,也不能阻擋他們對民主的渴望。

到今天,中國仍在國內封鎖六四的任何資訊。

他們甚至把學生們塑造成「要求過多的暴民」,

引導輿論回頭撻伐這群早已喪命的受害者。

最近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在新加坡參加「香格里拉安全對話會議」,

外國學者問他六四的問題,他這樣說:

「六四事件經過30年,中國在這30年來發生“翻天覆地”變化,難道我們對六四處理的不對嗎?」

「六四事件是有結論的,中國採取果斷措施,制止並平息動亂,這是正確方略,保持中國穩定。」

當政府官員用後來的賺大錢來證明先前的屠殺是對的,

背後帶給人民的觀念,就是「殺人」這件事就變成一種「理所當然的必要之惡」。

這是多麼可怕的價值觀呢?

犯錯不可恥,可恥的是犯了錯不承認,還用別的藉口合理化邪惡的作為。

希望中國哪天也能像韓國一樣,

坦然面對1987光州事件,認真地向民主鬥士們道歉。

推薦大家看兩部電影,你會對剛剛第一段故事很有感觸: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

《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8/20 推特和臉書宣佈關閉來自中國的數百個帳號,你已經被迫加入資訊戰的戰局了

10/5 身為台灣人,我們還能為香港做些什麼?

9/17 我們該怎麼看待索羅門群島與台灣斷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