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 美墨圍牆真的必要嗎?從格蘭河雙屍悲劇看國界問題



本來今天要寫G20前導文,但被這張照片震懾住了。

今天就講講美墨邊境吧。

這張照片是在格蘭河拍的,

格蘭河在哪?就在美國和墨西哥中間。

應該說,格蘭河本身就是美墨邊界。

美墨邊界總長大約3600多公里,格蘭河佔了右半邊的2000公里,

左半邊則因為沒有自然屏障,所以川普才會想要蓋圍牆

(有玩世紀帝國的都知道,沿著地形蓋圍牆才可以省石頭)

每年,都有一百多萬人想要穿越美墨邊界,到美國討生活。

其中80%是墨西哥人,剩下20%是中美洲人。

格蘭河雖然大部分時間是乾燥的,但夏季常有暴雨,透過河道抵達美國仍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方法。

然而,即便你平安渡過河道,也不代表成功進入美國。

美國在河道另一端部署了上千名國境防衛隊,你別想硬闖,只能乖乖排隊申請庇護,

每天都有上千名成功渡河的非法移民申請移民,但只有極少數人可以通過。

而這些申請不過的移民,當然不願意回去,

他們的下一步就是涉險偷渡。

這張照片,訴說了移民申請被拒後最常上演的悲劇。

但問題來了,

美國該為這些非法移民的悲劇負責嗎?

墨西哥總統羅培茲López Obrador受訪時說:

「一直以來,我們強力譴責美國嚴峻的移民管制,當美國阻擋越多移民的庇護申請,就會有人不斷喪生。」

中美洲人不斷穿越墨西哥邊境,最後命喪格蘭河,

擋住移民的美國要負責,那放任偷渡的墨西哥需不需負責?

再來,美國真的有必要阻擋這些人嗎?

美國和墨西哥在經濟上難分難捨,再加上墨西哥可以提供大量又便宜的勞動力,

若強硬關閉邊界,帶給美墨的危害,乃至於世界經濟,都是非常劇烈的。

再問一個問題,

美國真的有權利阻擋人民的遷徙嗎?

有一方說法是,人民有遷徙自由,是虛構的政府用「他們說了算」的國界侷限人民的移動。

另一方說法是,國界確保土地負荷量不會過載,要不然大家都跑到看起來最好的國家,那個地方不就擠死了?

這是個很有爭議的問題,我不可能在這裡給出答案,

但我們可以練習思考,學會接受「灰色地帶」,

答案不是只有開放或關閉,

也不是只有單方要改進,

要學會玩賽局,找到玩家之間的Nash均衡解。


🌐「納許均衡」(Nash Equilibrium)對應對方決策,做出最佳反應,這種情況在學理上就叫做「納許均衡」(Nash Equilibrium),也就是當參賽者到達此決策組合時,任何一方都不想獨自改變決策,因為那樣只會讓自己的報酬更低。從另一個角度來說,當每個參賽者都是在對應對方的決策之下,做出最佳的反應策略,則兩者的交集,就是納許均衡。

敏迪我認為,國際互動就像是一場多回合制賽局。

每個國家都在看別的國家做出什麼選擇,然後再根據檯面上的出牌紀錄,決定他自己的下一張牌。

國界問題不是零和賽局,它是可以互動、雙贏的。

但前提是美墨對移民的政策要有共識,而不是心裡就只想著「只有我美國/墨西哥可以贏」。

也不是人民生命安全國界安全必須二擇一。

只要經過有效溝通,這應該是個多選題才對。

但願美墨可以找出解法,阻止非法移民的悲劇持續發生。

留言

  1. 看问题角度不能只指责目的国的责任,而忽略了偷渡人本身的责任。

    选择偷渡的人本身自己做出偷渡的决定之前也要自己评估你要偷渡本身这个违法的事情所要付出的代价和成本,你既然选择这条路,就要承当相应的风险和代价。

    这个和投资是一个道理。你投不投资是自己的决定,没人逼你。但你如果做出投资的决定,就要承担投资本身的风险。投资成功,大家都很欢喜,这都没问题。但投资失败了,你不能只怪别人带你入坑,误导你。因为决定是你做的,你自己要做好功课,评估好风险,这是你自己该尽的责任。

    有人说,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这话不错,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得按照法律走。偷渡本身就是违法的行为。不然我追求财务的幸福,去你家抢你的钱,可以吗?这不天下大乱了吗?无规矩,不成方圆。不按照法律来,这种悲剧还是会上演的。

    如果说,他们也是很无辜的,当地政府不作为,blablabla,那就需要找当地政府的责任,不能怪美国或其他国家不接纳你。母国应该尽自己应有的本分,不要怪别的国家。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8/13 香港示威抗議被港澳辦定調為恐怖主義,事件會往哪裡發展?台灣人又該如何自處?

7/12 美國女足用瘋狂贏球爭取「同工同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