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6 暴民殺死剛果的伊波拉防疫醫生,從非洲傳統看防疫困境



昨天的唐國師文體廣受好評,但也有人反應看不懂、不好理解。

大家也不用緊張,我是擔心大家每天看我寫的東西容易膩,所以才會偶爾來點調味的,偶一為之而已啦。

好啦,今天正題開始。

我們是不是很少講非洲的新聞?

今天就來說明一下伊波拉病毒在非洲的概況。

上星期五,有個派駐在剛果的傳染病學專家金伯恩醫生(Dr. Richard Kiboung),被闖入防疫醫院的暴民們殺死了。

等等,為什麼要殺防疫醫生?他不是去幫助他們的嗎?

這就要先說明伊波拉這個病毒。

伊波拉最早發生於1976年,那時候在剛果共和國被發現(那時還不叫剛果共和國,叫「薩伊」)。

感染上伊波拉病毒的人一開始像感冒,會發高燒、肌肉痠痛無力。

接著會帶血腹瀉、嚴重嘔吐和多發性出血。

最後有50~90%機率會導致死亡。(超高的!)

而因為一開始的症狀很像感冒,再加上這種病毒可以透過體液快速傳染,

所以總是在第一名病人確診前迅速擴散,引發大規模疫情。

從1976年以來,全球已發生10次嚴重的伊波拉疫情,每次都造成幾百人喪生。

而現在,很有可能是第11次。

好,講解完伊波拉病毒後,我們回到剛剛的問題:

為什麼暴民要攻擊防疫醫院,還殺掉自願深入疫區的醫生?

「非洲傳統」和「陰謀論」是最大的問題。

(halloween)非洲傳統

伊波拉最一開始是出現在動物身上,而非洲仍有打獵的習慣

人們在森林中找到的動物屍體為食

還有,非洲的喪葬習俗中有個「清洗大體」的儀式

但伊波拉患者的屍體仍然帶有病毒

所以政府和防疫組織一直在倡導停止這些傳統行為,引發民眾反感


(!?)陰謀論

圍堵疫情的第一步是將患者送到醫療中心接受隔離與治療,

但是因為伊波拉的死亡率實在太高,被送去的人通常都回不來

而且人們不明白為何好端端的人進入隔離中心後,出來卻是身體變色、七孔流血的屍體,

加上伊波拉患者的屍體仍然帶有病毒,醫療人員禁止家屬接觸死者屍體,使得患者家屬對醫生更加不信任。

最後這些不信任集結成一個個荒謬的陰謀論,人們心中的防疫組織變成惡靈古堡中的保護傘公司,邪惡且恐怖。

「這些外國醫護只想要靠『防疫』賺錢!所以他們根本打算撲滅伊波拉疫情,只有這樣他們才有地位、才能繼續發財。」

是不是有種既視感?

除了上述兩個原因外,剛果本身混亂的政局也讓暴民們越來越放肆。

雖然剛上任的剛果新總統齊塞克迪(Tshisekedi)承諾將提供醫療人員足夠的保護,但現在看來並沒有兌現。

導致這些防疫醫生還得走上街頭,舉著「伊波拉是真的!醫療人員沒有說謊」的牌子,呼籲政府給他們一個穩定安全的醫療環境,

我們現在在外圍看這件事,會覺得這些暴民腦袋裡是裝豆干嗎?

醫療人員才是最容易被感染的,人家都捨命相陪,你們還要把人家趕走?瘋了嗎?

尼采說:「瘋狂對個人來說是例外,對群體來說是常態。」

當你處在一個充滿混亂和死亡的環境,你不清楚狀況,但一直聽到別人振振有詞

你會不會也跟著信了?

今天的新聞或許可以讓我們作為借鏡,陰謀論引發的社會混亂不會只發生在開發中國家

如果哪天輪到我們面臨存亡關頭,你有沒有辦法辨別真偽?

所以平常就多練習思辨的能力吧,看到一些言論就試著去驗證、反駁

別讓自己成為那個趕跑醫生的病人。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8/20 推特和臉書宣佈關閉來自中國的數百個帳號,你已經被迫加入資訊戰的戰局了

10/5 身為台灣人,我們還能為香港做些什麼?

9/17 我們該怎麼看待索羅門群島與台灣斷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