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

10/27 深埋在法國社會底層的宗教衝突

10/27 深埋在法國社會底層的宗教衝突

 一個教師命案,最後引發和多個國家的敵視和對抗,這就是現在法國正在發生的事。

10月16日,法國一位47歲老師帕蒂(Samuel Paty),被一名18歲兇手公然斬首示眾。

這名兇手是車臣裔的穆斯林,叫安佐羅夫(Abdoulakh Anzorov)

安佐羅夫在殺害帕蒂後,拍了一張「斬首證明照」到twitter上,

還點名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向法國的異教徒們宣戰。

最後安佐羅夫也被反恐特警擊殺。

而被點名的馬克宏非常生氣,立即下令打擊國內極端主義的伊斯蘭教分離組織,

但這樣的行為反而引發其他伊斯蘭國家不滿,反過來抵制法國。

這就是現在法國發生的事。

被殺害的法國教師帕蒂。圖:馬克宏推特

—事情的一開始—

為什麼安佐羅夫要殺帕蒂?

因為帕蒂在課堂上使用《查理週刊》(Charlie Hebdo)充滿爭議性的諷刺漫畫〈先知穆罕默德…一個巨星的誕生〉作為補充教材。

你要知道,伊斯蘭教是禁止展現先知穆罕默德和真主的圖像的。

而這幅漫畫不僅清楚化出穆罕默德的臉,還畫出下體,對穆斯林來說是大不敬的極致。

雖然帕蒂有跟所有人說,如果你對教材感到不適,可以先行迴避,

但當時課堂上一名13歲的穆斯林女學生非常生氣,覺得你怎麼可以跟其他同學說我的宗教的壞話,但只是叫我們離開!

後來女學生回到家裡跟爸爸說這件事,爸爸超氣,就錄了一段影片到網路上,裏頭包含帕蒂老師的姓名、學校地址。

這個影片立刻在網路上瘋傳,甚至傳到中東的保守派穆斯林意見領袖那裡。

最後,引來年輕殺手安佐羅夫。

—法國的宗教衝突—

宗教衝突是法國社會一個深層的分歧因子。

法國6700萬人口中,大概有600萬人是穆斯林,是西歐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

近幾年,不管是全球化、中東戰爭、ISIS等因素,導致前往歐洲避難的穆斯林移民人數激增。

這些移民不僅為社會經濟帶來衝擊,甚至就連穆斯林婦女的蒙面都有違歐洲國家的習慣。

像荷蘭就在2018年通過禁蒙面法,禁止在公共場合穿覆蓋整個臉部或遮蓋住僅露出眼睛或使臉部無法識別的衣服。

法國是個強調政教分離、宗教自由、世俗主義的國家,政府和民間盡量都包容每一個宗教。

但這件事在2015年的查理週刊宗教恐攻後發生了劇烈變化。

2015年,兩名伊斯蘭武裝分子襲擊了諷刺雜誌《查理周刊》辦公室,最後造成12人死亡。

對,就是帕蒂拿的那本雜誌。

查理週刊就是這樣一本會拿宗教開玩笑的週刊,法國人可能覺得沒什麼,但穆斯林無法接受。

就在查理週刊血案後,法國民眾對穆斯林的恐懼和不諒解又加深了,

而穆斯林也更加感受到自己被法國社會邊緣化,甚至被敵視。

社會衝突就在這樣的情況下越來越深。

—馬克宏的怒火—

其實馬克宏早在這個月月初就威脅要抵制伊斯蘭分裂勢力,殊不知還來不及抵制,就發生帕蒂斬首事件。

帕蒂死後,馬克宏公開譴責伊斯蘭極端教徒,並頒布許多針對伊斯蘭教組織的新命令。

包含關閉一所清真寺、調查與斬首案有關的法國境內伊斯蘭協會,

甚至嚴密監控所有伊斯蘭教的宗教活動,一天檢查超過20次!

他也將在法律面有所作為。

他說法國政府即將加強1905年設立的政教分離法律,禁止宗教活動過度干預法國的日常治理。

但這些行為,看在其他伊斯蘭教為主的國家眼裡,簡直就是挑釁。

由阿聯、阿曼、巴林、卡達、科威特及沙阿6國組成的經貿合作組織【海灣合作委員會】(GCC)聯合指責馬克宏「不負責任」、散播文化仇恨。

科威特外交部門也怒斥馬克宏,認為馬克宏刻意將伊斯蘭和恐怖主義連結在一起。

現在在約旦、卡達和科威特的一些超市,已經將法國商品通通下架,

人民也相約要抵制法國貨,要反擊法國對穆罕默德的羞辱。

眾多穆斯林國家當中,最有份量的應該是土耳其

永遠不要忘記,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有一個伊斯蘭霸主夢。

身為遜尼派的老大哥,當然要出來罵法國幾句。

埃爾多安說:

「對於一個國家領導人如此對待來自不同信仰團體,數以百萬計的信徒,我還能說什麼?這個叫馬克宏的人對伊斯蘭信仰和穆斯林有什麼意見?我建議他去做心理檢查。」

是的,這就是埃爾多安的回嗆。

埃爾多安這段話很不好聽,對法國總統很不禮貌,所以法國立刻召回駐土耳其的大使,以示抗議。

馬克宏現在要面對的,是法國國內的反穆斯林聲浪,以及國外虎視眈眈的穆斯林國家們。

這樣我們就可以知道,國家領導人真的不好當。

換作是你,你要嚴厲管控穆斯林防患未然,還是要和穆斯林國家維持和平呢?

參考資料:

巴黎教師遭斬首血案 法國社會撕裂非一日之寒

新冠疫情下歐洲反極端伊斯蘭化的趨勢和爭議

歐洲動態: 哀悼遇害教師穩定教師軍心

法國教師砍頭案延燒 阿拉伯商家群起抵制法產品

法國打擊「伊斯蘭分離主義」引起不滿,土耳其總統諷刺馬克宏「做心理檢查」

關閉清真寺禁伊斯蘭團體 法國再度向極端主義宣戰

建議下載敏迪選讀專屬App,每天收到第一手新聞


這裡可以找到敏迪

Podcast頻道
Spotify https://spoti.fi/2yGqTRa

如果你喜歡我每天早晨寫給你的文字,
歡迎用每個月59元支持我
敏迪選讀訂閱(嘖嘖)

Comments

  1. 小灰哼嗨唷

    關於這因為種族差異而長期累積的恩怨情仇,很令人悲傷。

    請問敏迪,此教師是在上哪一類型的課?為何用這具有爭議的教材呢?

  2. unkown01

    最后一个问题问得非常好。

    想问台湾人,不双标的话,如何看待中共在新疆的去极端化措施?

  3. Mika

    歷史老師,在教言論自由選用這個教材

  4. 心晨

    法國跟中共對待台灣的立場就完全不同,如何要求台灣人不能雙標?

    法國人又沒逼台灣人只能承認自己是法國人,時常在國際上打壓台灣,動不動就對台灣喊殺喊打。

    雙標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中共人權紀錄差造成的啊!

    前科累累,憑什麼拿來跟法國比?

  5. unkown01

    @心晨 你误解了我的问题。我是顺着敏迪抛出的问题“严厉管控穆斯林VS与穆斯林国家维持和平”,来询问台湾人单纯如何评价中共在新疆的去极端化措施,跟法国没有关系。并不是问法国政府与中共在台湾人心目中的形象。

    话说回来。如果法国的一切发生在台湾,台湾人又如何看待身边的穆斯林?又会如何推动政府去挖掘潜在的伊斯兰极端分子,防患于未然?试想如果台湾的大街上开始出现全身黑罩袍的穆斯林女子,你们会怎么想?会害怕吗?

    法国与台湾同是自由民主社会,和平理性手段有用的话,马克龙(马克宏)也不至于大发雷霆,乃至在官方层面与土耳其公开撕扯。恐怖主义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如果扯上宗教的话,那更加牵一发而动全身。法国的民族宗教构成比台湾复杂很多。法国遭受的极端伊斯兰影响,台湾人可能无法体会。

    但是中国大陆就感同身受。包含我在内。
    以前总觉得新疆的暴乱非常远,绝大多数集中在新疆境内。但是2013、2014年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和昆明火车站的恐怖袭击事件,极大地影响了汉族人的心理,让人觉得恐怖袭击不再遥远。新疆与内地是自由往来的,全国各地都有维吾尔人,卖卖切糕、葡萄干和核桃什么的。由于外貌、语言和生活习惯差异,他们往往在当地遭受异样眼光;农产品也不是必需品,导致他们的生意也不怎么样,有时乱摆乱放还遭受其他小贩排挤和城管等部门刁难,赚钱非常辛苦。所以这些人往往抱团生存,并且与当地居民几乎不会交往。

    深层次挖掘法国的穆斯林(移民或者难民)的生存模式和生存现状(几乎肯定在底层),就不难发现法国与中国在这方面是高度类似。没有交流就没有信任。长期缺乏信任又在一起生活,就会产生矛盾。

    看看新疆人均GDP,北疆已经是1万美元左右(全国平均水平),但南疆的克孜勒苏、喀什、和田等维吾尔族居住地区,只有2、3000美元。在中国是妥妥的贫困县市。贫穷和不公是冲突的根源。也是极端主义滋生的土壤。南疆的气候、资源实在是太艰苦了。地广人稀,漫天黄沙,无法规模发展农业和工业,教育资源不足,培养不了很多人才。中共无法立即提升南疆人的生活水平,只能靠标本兼治的方法,一方面严防恐怖主义苗头,另一方面抓紧扶贫。通过经济增长、就业稳定、生活水平提升,来改善当地的治安。2015年之后,基本上就没听说有什么动乱了。(现在西藏和新疆的旅游业发展得如火如荼,2018年我自驾去西藏,确定非常安全之后,2020年春节我又去了西藏,计划沿中印边境去新疆的,因疫情爆发,看完珠穆朗玛峰后提前回内陆了。)

    中共做了这些措施,并没有与各穆斯林国家反目成仇,有些穆斯林国家还赞同新疆打击极端主义的成果。相反在法国、美国、德国等非穆斯林国的嘴里,却是打压少数族裔、破坏宗教自由、种族灭绝。中国发生暴力恐怖袭击,就是说暴徒是被压迫,轮到自己暴恐了,当天就认定是恐怖袭击。

    真是无言以对。

發佈回覆給「Mika」的留言 取消回覆